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1.退休猎魔人赫文

  娥伦斯,欧贝利亚大陆。
  新纪元1832年。
  魔物几乎绝迹,猎魔人的时代落幕了。
  1886年,欧贝利亚大陆西南小镇外。
  赫文压低身子,将呼吸放缓,半蹲在下风口,耐心的等待。
  “哗哗。”
  灌木丛发出了异常的响动。
  猎魔人的瞳孔如猫科生物般缩成一竖,皮肤下的肌肉下意识的绷紧。
  咻!
  弓箭如同闪电般飞出,穿过密集的树叶,在目标反应过来之前就带走了它的生命。
  褐发男子露出笑容,稳步走向倒在地上的猎物。
  一只青年红鹿,箭矢精准的扎进了其眼部,它甚至都来不及意识到自己的死亡。
  赫文从怀里掏出小刀,从腹部开始,精准且快速地将红鹿的皮毛和身体分离。
  猎人单手扛起红鹿和皮毛,向镇子走去。
  “赫文叔叔!”一个十六岁左右的金发少年在镇门处挥舞着双手,大声对着猎人喊道。
  赫文笑着喊道:
  “小吉米,和你说了多少遍,我还年轻着呢,别叫我叔叔。”
  老实说,如果他没有一脸胡须,可能看起来就二十多岁,但是满嘴的胡须配上不常打理的头发,让他看起来就像个保养的不错的英俊大叔。
  赫文将鹿肉递给吉米,少年伸手接着,将其放在身旁的小车内。
  赫文开口说道:
  “把这个带个你父亲,还有加上之前的钱一起结一下,我可不接受赊账。”
  吉米用手拍了拍鹿肉,再轻轻捏了捏,接着笑嘻嘻地说:
  “赫文叔叔我们都这么熟了,老爹肯定不会欠你钱的,话说回来,宴会果然少不了鹿肉和红酒。”
  吉米又看向鹿皮,好奇地问道:
  “需要我帮你处理吗?”
  赫文想了一下,才摇头说道:
  “算了,我自己搞定吧,而且你的跑腿费可不便宜。”
  吉米笑了笑,握住小车的把手:
  “好吧,那赫文叔叔,我就先走了。”
  吉米再次摇了摇手,一边推着自己的小车,一边哼着乡间小调慢慢回程。
  赫文则是笑着摇摇头,转身向着镇子边缘的一间两层木屋走去。
  木屋被白蜡树和矮灌木丛包围,能够明显看出,赫文的屋子离镇上的其他屋子保持了一定距离。
  因为屋子看起来比较阴森的原因,他刚来的时候,镇子上甚至有传言说道,他是一位恐怖的巫师,屋子里都是人类的头骨,漂浮的蜡烛,晶莹剔透的水晶球之类的东西。
  想到这里,赫文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他打开房门,走进地下室,将鹿皮摊在桌子上。
  赫文打开了一个表面布满奇怪符号的毯子,用毛刷轻轻地沾了沾瓶内的野牛血,肆意地涂抹在鹿皮上。
  “欧贝利亚的古老先民们曾经用野兽的皮毛和鲜血吸引这个世界的精灵,让他们的力量停留在兽皮上,这就是原始的巫术卷轴。”
  赫文又拿了一捧粉末,洒在半成型的卷轴上,接着将其在某种无味的青色液体内浸泡数秒。
  鹿皮随之不断缩小,没有多久,一张两掌大小的巫术卷轴就成型了。
  赫文轻声喝出三个音节:
  “阿!塔!玛!”
  随着赫文双手紧握,巫术卷轴自发地燃烧了起来,一股青绿色的烟雾在火焰中诞生,烟雾在半空轻轻旋转一圈,接着就猛地钻入了褐发男人的皮肤。
  在黑暗之中,赫文的双眼似乎也亮起了诡异的绿色光芒,让他看起来徒增了几分可怖。
  “还是不够啊,这样下去的话……”
  赫文像是想起什么一样顿了一下,接着又露出无奈的微笑:
  “其实也挺好。”
  咚,咚,咚。
  正常人类无法听见的细微声音传入了猎魔人的耳朵。
  是正门。
  赫文看了看自己身上,在确定了自己衣冠还算整齐后,就走回一楼,慢慢拉开大门。
  门外站着三个男人,为首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正是镇长先生。
  而他身后左边的是一位穿着西服的高瘦男子,而右边的则是一位披着大衣的健壮大汉。
  而这两个人无一例外的,神态中都充斥着精英阶层不自觉的傲慢和轻蔑,似乎打心底就看不起赫文这个“乡村”猎人。
  镇长首先开口:
  “赫文先生,这两位是城里来的侦探,他们在寻找一位罪大恶极,且十分危险的逃犯,我听说你十分熟悉这一带的环境,如果不介意的话,能帮忙一起寻找吗?”
  赫文摇着头说道:
  “我也很希望能够帮上你们的忙,但是我恐怕没有时间和你们一起追寻逃犯。”
  镇长用真挚且坚定的语气劝道:
  “这不会花费你太多时间的,而且那个逃犯已经杀害许多平民了,我知道这很麻烦你,但是作为镇长,我无法看着镇上的孩子们陷入危险而无动于衷。”
  高瘦男子也插嘴说道:
  “我们会付钱弥补你的损失的,每天十镑,而且先付一百镑。”
  虽然高瘦男子的语气中有着源自骨髓的傲气,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出奇的礼貌。
  赫文扬了扬眉毛,一百磅可是个不小的数目了,就算城市里的许多普通工人一年都赚不到这个数目的金额。
  不过赫文出于各种原因,仍然不打算答应:
  “对不起,我实在抽不出空来。”
  就连一旁的镇长都不禁有些惊讶,就算是他的薪水,一年也就一百磅出头,赫文竟然一点都不心动,看来他要重新了解一下这位小镇居民了。
  跟在身后的二人对视了一眼,高瘦男子点点头:
  “那好,我们就不打扰你了。”
  接着他又对着镇长说道:
  “你应该还认识其他人可以推荐给我们吧。”
  镇子回过神来,连忙点头道:
  “当然,当然。我这就带你们去。”镇长转头又看向赫文说道,“回见,赫文先生。”
  “回见。”赫文点了点头。
  赫文目送着三人渐渐远去,直到他们消失在赫文的视线之中,他才打算关门。
  然而一声不应出现的响声从他屋子不远处传了过来。
  猎人抽了抽鼻子:
  “看起来,又有新猎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