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85.欺骗,诅咒和宿命

  伏提庚握住了赫文的手部,冰块在被盔甲触碰的瞬间出现了数道裂缝,顺着赫文的身体不断生长,遍布全身,然后化为冰晶粉尘。
  连同着手套一起。
  在看见赫文身体崩解之后,属于伊妮德的部分传出了强烈的悲痛和愧疚。
  但伏提庚早已习惯了这些情绪,用强大的意志将其压制。
  他开始感受到了不安。
  弗斯城的秋天比其他城市的冬天还冷。
  但即使弗斯四季如冬,也不会让这里变成真正的冬季,年幼白龙的力量实在太过弱小了。
  但如果是白龙之王本尊,那么他所在之地,就是真正的冬天。
  而只要能够释放出“乌勒尔的荣光”所有力量,那么就不再需要任何条件来使用它了。
  因为只要冬之神乌勒尔不愿意,冬天就不会停止。
  冰冷的风暴再一次从盔甲之中涌出,伏提庚无法控制力量的流失,冰雪在房间的中心汇聚,凝结成了一个人类的身影。
  赫文站在半空,深深地吸了口气:
  “谢谢你。”
  他对伏提庚可是熟悉无比了,像他这样自傲的人,只要在他面前使用他也拥有的力量,他就会用更加强大的同种力量来摧毁敌人的生机和自信。
  而只要说一句自己不是来自中庭的人,伏提庚一定会用出最强大的力量来对付他。
  寒冬巨龙能让四季交替,常冬降临。
  伏提庚眼睁睁地看着属于自己的力量离开身躯,涌进了赫文体内,用沙哑虚弱的声音说道:
  “你到底是谁?这是陷阱?是你在暗中引导着她,让我降临到这个身体内吗。”
  伏提庚残忍地说道:
  “还好我没有将所有灵魂都投入其中,不过我还是有着自杀的力气的,让你所有的努力都功亏一篑。”
  赫文说道:
  “以乌勒尔之名发誓,我只想要让你离开伊妮德的身躯。”
  伏提庚收起了威胁的表情:
  “哦?不是你想要窃取我的力量吗?”、
  白龙九分之一的灵魂分享了三分之一的冬之权柄,而如今已分毫不剩。
  赫文问道:
  回答我一个问题,并且离开伊妮德的身体,我就把你的力量还给你。”
  伏提庚立马答应道:
  “可以。”
  现在重点是先取回自己的力量,至于赫文的条件……
  他可不打算丢弃这具好用的躯壳。
  伏提庚不但是高傲的暴君,也是阴险的魔龙。
  赫文问道:
  “你是怎么绕过死亡之主离开冥界的?”
  伏提庚神色轻松地回答道:
  “死亡之主可没时间管我们,她每过一段时间就会离开王座,海姆冥界无人知晓她到底前往了何处,但可以确定的是,她一天比一天要强大和可怖。”
  海拉要挣脱奥丁铸造的牢笼了吗?
  当年黄昏之日时,海拉没能挣脱牢笼,和自己的父亲一起砍下众神之父的头颅。
  她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
  伏提庚说道:
  “能够把力量还给我了吧,你还给我后我就马上离开她的身体。”
  邪龙在撒谎。
  赫文说道:
  “以白龙之王的名义发誓。”
  伏提庚压抑住心中的喜悦:
  “以白龙之王的名义发誓。”
  如果对方了解他就不会说出这种话,他是暴虐的化身,也是阴谋的主人。
  赫文把手放在盔甲之上。
  然后直接将坠落之翼从盔甲之上拔出。
  这可是他亲自铸造的魔法道具,他随时都能把它取下来。
  白龙的灵魂从伊妮德的身体中被强大的吸力抽离,冲向小巧的银环。
  伏提庚哀嚎道:
  “不!你骗我?”
  赫文说道:
  “这感觉挺不错的,你下次也可以试一下。”
  白龙的灵魂阴狠地咆哮道:
  “你能够让我暂时离开伊妮德,但是我就是她的宿命,她是逃不掉的,她会成为最伟大邪恶的女王,她永远都得不到真正的安宁和幸福,她会在噩梦和痛苦中度过余生,她爱的人不会爱她,她会被自己信任的人亲手杀死。”
  伏提庚声嘶力竭地吐出恶毒的宣判:
  “这是白龙之王伏提庚·潘德拉贡的诅咒!”
  尽管邪王的灵魂已经几乎被银手镯吞噬殆尽,但他的眼神却依然冰冷邪异。
  赫文眼神同样冰冷的看向他,回敬道:
  “你会成为英兰斯最可悲的国王,你永远都不可能从归生者的世界,而且你还会继续败给亚瑟王,直到生命的尽头,你也无法战胜你的宿敌。
  “这是我的预言。”
  诅咒和预言是强大的魔法,但即使再强大的诅咒也无法凭空释放,诅咒只能让一个人走向她本来就很接近的命运。
  诅咒也无法伤害坚定不移向前的勇者,难以影响到通晓万物规律的智者,动摇不了明辨善恶是非的贤者。
  但诅咒仍然是最邪恶的禁忌法术之一,就连其施放者也无法收回了控制,一个不慎,诅咒还会反过来吞噬他的主人。
  只有最自信的邪恶法师才敢驾驭的力量。
  “赫文。”伊妮德饱含痛苦的嘶哑声音从口中传出,她晃晃悠悠地往后倒去。
  赫文单手抵住伊妮德的背部,将早已准备好的水杯递到她的唇边。
  “咕噜咕噜。”
  伊妮德意识朦胧地看着赫文,露出安心的笑容:
  “莱特,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我做了个很坏很坏的噩梦,我梦到你被一个坏人杀死了,……”
  伊妮德声音低沉:
  “我梦到我就是那个坏人。”
  赫文将她轻轻抱起,放在沙发上:
  “那真的是一个很坏的噩梦。”
  伊妮德眯着眼睛,晕乎乎地说道:
  “莱特,你看起来好像是个大雪人啊。”
  赫文摸了摸她的额头:
  “好好睡一觉吧。”
  伊妮德突然将眼睛微微睁开一点,说道:
  “那不是梦,对吧?”
  赫文应道:
  “嗯。”
  伊妮德声音充满愧疚:
  “对不起。”
  赫文摇着头:
  “那不是你的错。”
  伊妮德说道:
  “我当时感觉自己就是他,但我却一点都不能影响他的行为,他的邪恶是那么的不容置疑……”
  伊妮德小声问道:
  “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吗?那就是我的宿命了,那是我逃避不了的宿命了吗?”
  赫文站起身来:
  “很多人先知都说过我会在何时死去,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的,我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赫文拿起坠落之翼:
  “这当然是你的宿命,这是你必然会战胜的宿命,这是我的赫文德伦格的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