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72.蜘蛛

  伊薇特神采奕奕的站起身来,半认真半玩笑的说道: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伊妮德会这样敬佩您了,您不仅博学多闻,这样富有智慧,又长得如此英俊,如果是十三岁的我可能会就这么爱上你了。”
  十三岁有点不可以吧。
  赫文结束了忽悠,微笑说道:
  “我只是帮助你理清了思路而已,一切还是靠你自己。”
  伊薇特急不可耐地站了起来,深深鞠了一躬:
  “多谢莱特先生,我这就按你说的去做,等梅奥回来后,我再带他一起来和您郑重道谢。”
  赫文知道对方并不只是客气一下,而是真的打算这么做,虽然她能不能叫动梅奥还有些存疑。
  赫文用鼓励的目光看向她:
  “上吧,我相信你。”
  “嗯”伊薇特满心欣喜地应道,迈着欢快的小脚步离开了。
  跑的一半,她突然停了下来,转头说了一句:
  “伊妮德8月15号就要在弗斯车站,乘坐下午三点十五分的火车离去了,她特地让我和您说一声,我想她一定很希望您能够去给她送信。”
  赫文微微点头:
  “如果没有什么急事,我一定会到场的。”
  虽然赫文知道伊薇特很可能只是自作主张告知他这个消息,毕竟赫文之前误导她错误判断了自己和伊妮德的关系。
  但他的确想要去送伊妮德一程。
  他需要确认一件事情,那就是伊妮德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是否还戴着坠落之翼。
  他在进行猎魔工作的时候,再次遇见了乔治·潘德拉贡,那时他甚至将自己当做了朋友。
  所以白龙找他锻造这件强大武器的时候,他并没有拒绝朋友的请求,当初的他仍然拥有强大的意志和决心。
  但却已经远不及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刚刚身心臣服于亚瑟的时候,几乎就是善与光的结合。
  但两百年前的时候,他已经比起刚开始的时候更像人了,不,应该是更像龙了。
  虽然最初的他看起来十分像个圣人,但赫文知晓,那就是真实的他,他的确曾经圣洁如光。
  但亚瑟的沉睡对他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没有那位比光还闪耀万分的骑士王在他身旁,卑王自然找到了可乘之机。
  他很好奇过了这么久,乔治是否会已经被邪龙的力量侵蚀心智,又是否会恐惧那种无力感和空虚感,能否经受的住力量的诱惑。
  只要乔治稍微松懈,卑王就能凭借至亲的血脉回归人间,如果红龙还苏醒着,那自然不需担忧这种小事,但是亚瑟一年半载估计还是醒不过来。
  如果真的走到那一步,流浪骑士兰斯洛特会不会重回英兰斯,带来战争和毁灭。
  如果他留下了坠落之翼,那么赫文会考虑启用他留下的后手。
  但如果他真的能够舍弃坠落之翼,那么恭喜英兰斯,邪龙在一百年内都不可能爬出海姆冥界。
  而按赫文的设想,一百年后伏提庚·潘德拉贡就更不会有机会了。
  届时,骑士王将重归英兰斯,所有邪恶都将只敢躲在最阴暗的角落中瑟瑟发抖。
  塔尼娅端着蛋糕点心走到客厅,身后还有两个留着口水,双眼放光的小跟屁虫。
  贝妮塔扯了扯荷拉的衣角:
  “荷拉姐姐,我也能吃吗?”
  荷拉大手一挥,自豪地说道:
  “当然,莱特超大方,超温柔的。”
  荷拉一边夸着赫文,一边却注意着赫文看身旁女孩的眼神。
  她满意地点了点头。
  听到女孩争论的塔尼娅脸微微一红,因为太过习惯了,她在反应过来之前就按着所有人的份额做了起司蛋糕。
  等做完才想起来,虽然赫文好心地收留贝妮塔,但却不代表自己能够随便用他的钱给自己的妹妹做点心。
  不过仔细想想,如果她真的去问赫文能不能给自己的妹妹也做一份蛋糕,他一定会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不理解为什么她会问出这种问题。
  在现在的塔尼娅心中,赫文现在就是,光明,善良,正义,世界一切正面词汇的集合体。
  被救回来的贝妮塔虽然已经记忆模糊了,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街上,但是却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一切似乎就是一场噩梦,当塔尼娅重新醒来,世界反而变得更美好了。
  在她们失去房子后,赫文慷慨的让贝妮塔和她一起住在佣人房,说是佣人房,其实更像是客房,而且也不比她们之前的整个房子小上多少。
  双人床比她们在家里挤得木板床要宽敞上不少,梳妆台上摆着她们不会用的各种化妆品,书架上的满满当当的书籍,虽然塔尼娅看不懂,但贝妮塔到是经常翻阅。
  塔尼娅将蛋糕摆在了每个人的面前,她自己拿出了刀叉,娴熟地将蛋糕分成小块,有些笨拙的模仿着贵族小姐优雅的姿态。
  蛋糕的制作是她在一间面包店打工时学到的。
  也是那时,在看见一位贵族小姐用刀叉切蛋糕后,她就打定主意,以后一定要用刀叉试试。
  她还记得当初常常会偷偷将没卖出的蛋糕带回家和贝妮塔一起享用,不过后来因为那个好心的店主离开了弗斯,她就再也没有找到这么轻松又幸福的工作了。
  不过现在,她找到了一份更好的。
  她愿意做一辈子的工作。
  荷拉和贝妮塔乖巧地坐在赫文的对面,荷拉抓着蛋糕就往嘴里塞,贝妮塔则较为矜持的一小口一小口的咬着。
  在看见贝妮塔的动作后,荷拉塞蛋糕的速度也变慢了,渐渐变成了像仓鼠一样,小口且快速地啃食。
  贝妮塔趁着吃东西的时候,偷瞄着用赫文,她还没能好好的端详这位救了她的英雄,虽然贝妮塔只能模糊地记得,是他抱着自己回到姐姐身边的。
  虽然他也是拿起蛋糕玩嘴里就送,却显得有一种高贵而豪迈的气概。
  就好像他要将整个世界纳入自己口中。
  贝妮塔吃蛋糕的动作越来越慢,眼睛也难以从赫文身上离开。
  蜘蛛压低身子,高悬在天空之上,身躯挡住整个太阳,它贪婪的注视着地面上如同虫子般的众人,厮杀惨烈的小虫子们没有一人抬头看它一眼,好像它根本不存在。
  虽然蜘蛛什么都没做,但贝妮塔知道,它正以众人的死亡取乐。
  看着蜘蛛,女孩心中没有丝毫恐惧,反而有些狂热。
  这遮蔽天空的身影是何等的伟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