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 21.好心的绅士,主虔诚的信徒,慷慨的善人

  艾贝尔虽然因为和副团长不和,没能得到骑士团内部的正式职位,不能调动人手,但是以骑士长学徒和富商之子的身份,还是得到了不少人的支持。
  艾贝尔的心腹在他身边说道:
  “查不到任何关于莱特身份的资料,但他来到弗斯后,先后多次花费了大量的金钱投入到无意义的事情上,而且在多个银行存了大笔金额,我们得不到切确的数字,但保守估计在10亿镑到100亿镑之间。”
  看起来这家伙背后估计有什么势力支持,或者某个想要浮出水面的隐秘组织代言人。
  看起来艾贝尔已经将他狠狠得罪了,很明显,如果等到他来找自己老师,自己就再也没有弥补的机会了。
  “你怎么看,马吉。”
  他最信赖的骑士提议道:
  “也许我们可以挑拨其他骑士大人的学徒和他发生冲突,到时候,再和他们联合起来一起对付这个莱特,等到我们拿下他,,即使失败了,被惩罚的人也是所有学徒,艾贝尔大人的风险就小了许多。”
  艾贝尔笑了笑,自己的这位支持者眼界还是太小:
  “你去放出话来,这位莱特先生公然表现出了对纯白骑士的不尊敬,但是不要提及他拥有的财力,事情做得自然点,要让他们觉得是自己打听到的。”
  “但是这样会有人视而不见的,如果只有一半人对付他,艾贝尔大人还是会很显眼。”
  艾贝尔笑道:
  “谁说我要对付他了,你还是看得太窄,一时之争有何意义,我要主动找他赔罪,还要替我那不懂事的师弟赔罪。”
  艾贝尔伸出右手,好像攥住了什么一样:
  “我要带他去见我的老师,到时候,他们就变成了主动得罪大财主的家伙,而我则是用心弥补他们错误的好兄长。”
  艾贝尔露出牙齿微笑:
  “皆大欢喜。”
  “不愧是艾贝尔大人,你一定能继承乔治大人的技艺。”马吉低下头,暗暗佩服自己的眼光。
  原初之火教会外。
  穿着红白袍子的弗斯城主教正在送一位有着棕色卷长发的美人离去。
  “感谢玛丽安妮女士对我们的支持。”
  玛丽安妮捂着脸部轻笑:
  “哪里哪里,主教大人你过奖了,这都是我们这些信徒们该做的。”
  主教眼神微微绕过玛丽安妮,看向她的右后方。
  女士有些惊讶,微微侧身用余光看向身后。
  一位穿着正装的年轻赫发男子正向着二人走来。
  主教走过玛丽安妮,对着来人温和说道:
  “今天教堂关闭,暂时不能接待客人。”
  赫文点点头,目露歉意:
  “是吗?我不知道,因为有些着急,所以我就直接过来了。”
  亚历克主教露出慈祥的笑容:
  “哦,我是这里的主教亚历克,如果你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可以直接和我说。”
  赫文点点头:
  “因为以前在家乡经营生意的时候,受到过原初之火的许多帮助,所以我一直想要回报一下教会,同时也希望伽芙南女神大人能够继续庇护我的事业。”
  亚历克见多了这种用捐赠来换取教会的庇护和默许的商人,如果是平常,他倒是很有闲心和他聊聊,不过现在他只想赶快应付完这家伙。
  虽然是这样,但是他也不能打击信徒捐赠的热情,亚历克做出一副感激的样子,问道:
  “请问你想捐助多少呢?”
  赫文看了一眼身旁的玛丽安妮。
  主教说道:
  “玛丽安妮女士和你一样,也是一位虔诚的信徒。”
  赫文随即露出一副激动的神情:
  “事实上,我刚来到这个城市,我就发现了一件十分令人愤怒的事情。”
  “什么事?”主教不解地道。
  “我们的教堂竟然不是这座城市最高的建筑,要知道在其他城市,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而且教堂也有些破旧了。”
  亚历克的笑容有些僵硬,这不就是再说他们做的不够好吗?但这口出狂言的暴发户怎么可能知道自己为了融入这座城市花费了多少努力?
  “您的意思是?”主教的语气已经没有一开始那么客气了。
  “我觉得教堂需要翻新一下,我打算先前期投入五亿镑,让整个教堂重新翻新和扩建一下,还有红宝石和黄金不能少,我看很多地方只是表面镀了金……”
  亚历克的笑容完全僵硬了,但这次却是因为激动。
  “您说多少?”
  “5亿金镑。”
  亚乐克猛地往前走两步,一把握住赫文的手:
  “我还未请教这位好心的绅士,主虔诚的信徒,慷慨的善人,您的名字是?”
  “莱特。”
  亚历克握着莱特的手不放:
  “莱特先生,我觉得这种事情不适合在这里讨论,您现在就跟我来我的个人忏悔室讨论一下吧。”
  同时他还看向玛丽安妮:
  “女士,十分抱歉,那件事我们下次再讨论吧。”
  玛丽安妮虽然还想继续听下去,但她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只能点点头,对莱特矜持的一笑,便转身离开了。
  亚历克拉着赫文走进了教堂,找了个位置让他坐下。
  “您刚刚说五亿是前期投入?”主教吩咐了风度,微笑地问道。
  “没错,我打算以仅次于神圣教堂的规模对这里扩建,毕竟这里没有圣人,或者我们有吗?”
  亚历克差点就说有了。
  “哈哈,当然没有,圣人大人当然是和教宗大人一起待在圣城了,不过话说回来,你有什么烦恼吗?身为主最卑微的仆人,我一定会保证我们信徒的利益的。”
  亚历克这是在等待赫文说出自己的要求,毕竟说到底,他才不相信一个能拿出五亿的大商人,是真的因为信仰才捐出这一笔钱的。
  但是亚历克绝不会让这笔钱从自己的手上跑掉的,因为在这里没有根基的问题,他不像其他主教,每年都能赚近亿镑的资金,整个教堂已经陷入了财政危机,很多事情他都不能自由地去做。
  甚至这已经影响到了教宗对他的看法了。
  他已经下定决心,只要不是让他去颠覆柏格兰的统治权,或者刺杀纯白骑士本人,不管这个莱特先生说出什么不合理的要求,他都会欣然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