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时刻准备着领盒饭 > 028 宁为太平犬 不为乱世人

  张翠寇闻声面色有点发青,叹气的回答:
  “本来家丑不可外扬,但为了让陈大小姐消气,我把所知道的讲出来吧!”
  “黑风寨原先的当家,是张家的一位外系族人。”
  “至于他为什么会来当土匪,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我只能告诉你,他们这个系原本是属于嫡系,后来系的领头人犯了很大的错误。”
  “本来啊!是全系逐出张家的,但由于系的领头人散尽家财,畏罪自杀。”
  “家族最终决定,可以让他们继续留在张家,但都被划到了外系。”
  陈熙柔惊讶地反问:“这么看来是你们张家的人抓了我弟弟。”
  张翠寇急忙摆手解释:“不,不,不。”
  “黑风寨当家和边疆城城主,以及这系的全部人,目前都已经被逐出张家。”
  “我们的到来就是为了处理这事的。”
  陈熙柔有点被绕糊涂了,一会被逐出张家,一会划到外系,一会又被逐出张家。
  但想了想,这些都是他们张家的事,也就懒得多问此事。
  随即瞄了张翠寇一眼说道:“张家的事,我不会多问,也不想多问。”
  “但黑风寨的当家,你得告诉我现在在哪?”
  “我想知道为什么抓了我弟弟,还毒打成这样,就算是土匪绑票,也用不着这么狠吧!”
  张翠寇端起茶水眯了一口,无奈的说道:
  “听说黑风寨当家被一名叫郝楠的土匪,用“凶骨”暗器杀了。”
  “至于他们为什么抓你弟弟,这需要我们一起去盛平寨,寻问吴四雄大哥和边疆城的女儿。”
  陈熙柔听完解释,表情略显缓和:“两位如果不忙的话,我想明天就去盛平寨。”
  吴四雄急忙回答:“我们没有问题,本来就是为了这事而来,可令弟怎么办?”
  “我会派人送到边疆城的商盟分部疗养。”
  “好。”
  “我没有意见。”
  三人最终敲定了明早出发。
  陈熙柔因一夜奔波,甚是劳累,行礼退出大堂,先去休息。
  大堂里只剩下张翠寇和吴四雄两人。
  吴四雄苦笑着看向张翠寇:
  “商盟排名第二,陈氏商会的大小姐,都已经不把我们四大世家放在眼里了。”
  张翠寇不满的说出:“少说风凉话,刚才你这勇气去哪了?”
  “现在不是放不放在眼里的问题,而是她令弟,的确在我们地盘被抓了。”
  “帝国和商盟现在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很微妙啊!”
  “我们做好自己分类的事,省的以后再留下不必要的口舌。”
  “好好配合吧!”
  吴四雄当即起身反驳:
  “你这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张翠寇没有争辩,而是品了一口茶问道:
  “你有听长辈说过吗?”
  “十多年前盛平大队的口舌,到现在还被陈氏商会和光辉军团拿出来说事呢?”
  “再说了,我们四大家族财力,军力,神魂者数量,你认为有必要惧怕任何势力?”
  吴四雄露出欣慰的笑容:“当然听说了,陆啸天吗?”
  “陈熙柔的亲姐夫啊!如果陆啸天和陈熙柔姐姐没死的话,很有可能就没有现在的陈熙柔。”
  张翠寇随即做了个嘘声的手势。
  吴四雄看到张翠寇的样子,随即转移话题,哈哈大笑说道:
  “张兄说的好,小弟目光短浅了,何必去和一介女流之辈计较,我们喝酒去。”
  夜色降临,郝楠被安排在陈熙柔的门外站岗。
  望着不远处隐藏在周边的黑袍神魂者。
  郝楠的心中可是一直在不停地诅咒傻狍子。
  为什么非要贪小便宜,你不去捡神币我们就不会对换了。
  说不定现在的我都已经进入边疆城找到果果了。
  看样子又要等到明天找机会离开了。
  ........
  次日早晨。
  众人骑着火焰马浩浩荡荡向着盛平寨而去。
  郝楠无精打采地跟着黑袍神魂者的后面。
  陈熙柔三人则走在最前面。
  吴四雄笑着问道:“陈大小姐,昨天休息可好!”
  “还好。”
  吴四雄扫了一眼陈熙柔又继续问道:
  “陈大小姐,可否知道盛平寨会不会和光辉军团有关!”
  陈熙柔冷淡的回答:“你什么意思?我怎么会知道。”
  吴四雄微微一笑解释起来:“陈大小姐,有听过光辉军团的盛平大队吗?”
  “大队长陆啸天年纪轻轻就成为顶尖的神魂者,那时他威风八面,力压同年龄段所有的存在!”
  陈熙柔露出僵硬的表情:“当然知道,都过去十多年了,你还提他做什么?”
  “而且现在也没有盛平大队了。”
  吴四雄愧疚的说道:“这还不因为这些日子又听到了盛平两字吗?纯属有感而发!”
  “哎!事情虽然过去十多年了,但是对于陆啸天的伪善及雇佣军的败类话题,可是一直没有消停过啊!”
  “我是担心盛平寨是盛平大队的余孽所创建!”
  陈熙柔脸色泛白,声音冰冷:“这不需要你操心吧!”
  “当年陆啸天大队长死了后,就传出盛平大队都被打散,分到其他队里。”
  “虽然当时有那么些少于队员,宣布退出了雇佣军,但在这十多年里,有传出和盛平大队及陆啸天有关的事吗?”
  “再说了,这是荒漠沙邦的事,无需我们多上心吧!”
  张翠寇看着脸色不好陈熙柔抢先回答:
  “陈大小姐说的对,我本人是很佩服陆啸天。”
  “本来以他顶尖的神魂觉醒者能力,对方又没有赶尽杀绝,他觉醒的神魂是完全可以重生的。”
  “可陆啸天不但没接受对方的好意,还仰天大笑喊出:
  “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当即自毁了神魂。”
  吴四雄当即打断张翠寇讥讽地插话:“所以世人说他伪善?那神魂重生后还是自己吗?”
  “没有记忆,没有能力换着我也会自毁!”
  “还有他一个雇佣军竟然大言不惭的喊出“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的话语。”
  “更恶心的把大队名字都改成了盛平大队。
  “太平盛世吗?”你说他不伪善吗?难怪没有好下场。”
  陈熙柔平静的说道:“虽然大多数雇佣军沉浸于杀戮带来的快感及赚取神币的满足感。”
  “但其中还是有极少一部分的雇佣军会醒悟过来。”
  “正是因为他们见识到太多的杀戮,太多的乱世,一旦醒悟过来,他们的思想层次就不是我们能够涉及到和理解的了。”
  “至于这些人是真善还是伪善,也不是我们三人能争辩出来的,时间的长河会给出公正的答案。”
  张翠寇露出满脸的笑意:“还是陈大小姐一语惊醒梦中人,佩服,佩服。”
  吴四雄则面色难看地指向张翠寇:
  “张大嘴,你少拍马屁,我还不知道你那花花肠子在想些什么龌龊的东西啊!”
  “你。”
  陈熙柔望着争吵的两人只是轻微一笑。
  随后三人都默契的闭上了嘴闷头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