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一昭升仙 > 第826章 最后一程
《鹰击长空之苍剑大战》一册在天楚各境卖的火爆。
  
  苍剑派众修在大战时的英勇事迹也被传得人尽皆知,尤其是那些在大战里身陨的弟子,一个个都被记录在案,令众修赞叹不已。
  
  众修注意到此事起因乃是天楚各大门派的修士代表齐聚苍剑派所致。
  
  一些距离东岭较远的门派,如鸿鹄派,这才知道自己的门派‘被代表了’,于是纷纷派了门派里的正经修士,前往苍剑派化解干戈。
  
  自此,一脸数月,来苍剑派拜访或是赔礼的天楚门派多如过江之卿,汇仙殿弟子忙得脚不沾地。
  
  君掌门体恤赵首座刚痛失爱子,不忍其如此劳碌,派了数位门派前辈相助。却不想都被赵首座一一婉拒了。
  
  赵首座道只有沉浸在忙碌之中,才能暂时忘却丧子之痛。一时间令人唏嘘不止。
  
  ……
  
  是夜,天空中一轮皎洁的明月高高挂起,偶有一两颗星星点缀夜空。
  
  指天峰花海;
  
  程昭昭被花海包围,坐在花海中央的空地里。手里有一杯清酒,她仰头一饮而尽。
  
  “赵元朗,从前你喜欢赠人灵花。今日,我便赠你一片花海,这万千灵花可是我好不容易向大师姐求来的,希望你能喜欢。”
  
  她的身侧,有一张灵花铺成的花床,双目紧闭的赵元朗就躺在上面。他仿佛月下美人,安静且祥和。
  
  程昭昭侧首看了一眼赵元朗,道:“我想你会喜欢的。”
  
  若是赵元朗还活着,他现在一定会说很多很多的话,这样安静的赵元朗,程昭昭很不适应,也很不喜欢。
  
  程昭昭陪着赵元朗说了许多话,直到天际迎来了第一道曙光。
  
  程昭昭起身,道:“赵元朗,我要送你回去了。不然妙玄该担心了。”
  
  她深深看了一眼赵元朗之后,手一挥,两人消失在花海里。
  
  按照苍剑派的规矩,门中弟子陨落之后,会集中安葬在门派的一处空间墓地里。尚有人祭拜的墓地会开放,若是时间久远到已无人再来祭拜的,就会永久尘封在空间墓地里,沉入苍剑派连绵不绝的山脉里。
  
  程昭昭和赵妙玄,以及赵元朗的一众好友亲自送了他最后一程,直到他被安葬在空间墓地的一处半山腰上。
  
  从天明到日落,墓地里的修士渐渐散去。
  
  “今日多谢各位来送哥哥最后一程了。我想哥哥也累了,让他在这里好好休息吧。”赵妙玄看向众人一礼。
  
  姜初渺点头:“师妹,你也不要太难过了。”
  
  “师姐,我知道了。”
  
  程昭昭也随着众人离去,却听赵妙玄道:“昭昭,你能陪我留一下吗?我还有话要对你说。”
  
  “好。”
  
  姜初渺看了她一眼,带着众人离去。
  
  赵妙玄来到程昭昭面前,道:“昭昭,你先闭上眼睛。
  
  程昭昭依言照做。
  
  赵妙玄的说话声传来:“你就这么相信我,就不怕我对你动手?”
  
  “即便动手,也是我欠你的。”程昭昭道。
  
  身前久久无声,程昭昭试探的问道:“妙玄?”
  
  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一个清朗的声音传来:“昭昭。”
  
  程昭昭猛然睁开眼,面前笑得灿烂,嘴角上扬的人,赫然是——赵元朗。
  
  程昭昭不敢置信的仔细打量,他一袭绿衫法衣,如花孔雀一般张扬的颜色,衬得他身姿修长,玉树临风。手中一柄同色羽扇轻轻摆动,一开一合都令程昭昭无比熟悉。
  
  “昭昭,怎么样?如今可有喜欢我一点?”
  
  程昭昭缓缓点头。
  
  “哈哈,不枉费我对你如此真心实意。”赵元朗用扇子轻点她的脑袋,道:“往后我不在的日子里,你就好好照顾自己。”
  
  “我会的。”
  
  “对了,我还有话要对你说。”
  
  “好,你说。这回你可一定要说完啊。”
  
  “哈哈,昭昭。我想说的就是,你什么时候做我的双修道侣啊?”赵元朗走近她,神色有些忐忑道。
  
  程昭昭看着赵元朗,实则是假扮赵元朗的赵妙玄。
  
  因为他们的样子就算再像,可眼睛还有眼神却不一样。
  
  面前的‘赵元朗’说着转身道:“哎呀,哎呀不行,这样说会不会太直接了。”
  
  “昭昭,你觉得我怎么样?虽然我的修为差了点,可我会努力追赶上你的。”
  
  “哎呀不行,这样太没出息了……昭昭,你心中可有思慕之人,没有的话,现在你可以有了。”
  
  “也不行,昭昭定觉得我在开玩笑。”
  
  “昭昭,成了天运之人是不是很累,如果你觉得累了,一定要记得找我,无论什么时候我的肩膀都给你依靠,我也会陪着你……”
  
  “昭昭……”
  
  “昭昭……”
  
  ‘赵元朗’似在自说自话,无论程昭昭回答与否,这一句句令她心酸的话都从她口中冒出。
  
  良久,‘赵元朗’叹了一口气:“算了,还是等昭昭回来再说吧。”
  
  话落,‘赵元朗’转过身来,目光深沉的看了程昭昭一眼之后,样子变幻,变回了赵妙玄的女装。
  
  赵妙玄眼里有泪水划过,她道:“这些话都是哥哥想对你说的。”
  
  说着她递给程昭昭一块传影石。
  
  程昭昭打开,看到的是赵元朗曾在汇仙殿说的话,内容就和方才赵妙玄所说的一模一样,只是到了最后,他发现躲在暗处偷偷录了传影的赵妙玄。
  
  “你你……”赵元朗紧张到结巴:“你快把传影石给我。”
  
  “哈哈,哥哥我才不给你。我要拿给昭昭看,哈哈……”
  
  赵元朗红着脸追了过来,画面被迫终止。
  
  赵妙玄深呼一口气:“哥哥想说的话,还来不及说出口。我这个做妹妹的,就帮他完成夙愿。我不想哥哥留着遗憾离开。你至于你的答案,现在已经不重要了,不过我希望你可以亲口给哥哥一个答复。”
  
  “谢谢你,妙玄。”
  
  赵妙玄哽咽,拉过她的手递上一物。
  
  程昭昭低头,是一柄羽扇,是赵元朗最常用的。
  
  “还记得吗?这是天楚汇大比的时候,你送给哥哥的。也是哥哥众多羽扇中,他最爱不释手的一把。现在,我把它送给你。希望你看到它,就能想起,曾经有一个这么喜欢你人,他可以为你付出一切……”
  
  赵妙玄说完早已泣不成声。
  
  程昭昭紧紧捏着羽扇,看着赵元朗的墓碑,久久没有回神。
  
  赵元朗,谢谢你。
  
  还有,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