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超时空维护系统 > 第一百八十九章 魁拔嫌疑人

  “管他是不是真的,验证一下就行了。”
  墨悠回头看了一眼,然后直接飞到蛮小满旁边,启动天丛云剑,把绳子砍断,然后单手拎着他朝着脉兽的方向飞了过去。
  果然,看到蛮小满之后,那脉兽终于有了反应,发出了一声类似怒吼的声音,便调转方向朝着墨悠艰难的爬了过来。
  毕竟它之前硬挨了一发神诛杀,这一招除了范围有些小,其他的方面完全不比电影里的那种光势武器差,就算是脉兽也要重伤。
  “还真是啊……可这个二愣子和魁拔有什么关系?系统,蛮小满的眼睛之前发过光没有?”
  [没有,这一点我可以肯定,这个家伙被打晕之前并没有任何特殊动作,除了一句蛮吉快跑之外再没有别的话了。基本可以排除嫌疑。]
  墨悠掂了掂手中的蛮小满,看着那个趴在地上动都动不了的脉兽说道:
  “好吧,回头再说这个问题。话说,这个东西怎么处理?”
  他皱了皱眉头。
  神诛杀的本质毕竟是超高温灼烧,主要针对的是活体生物,而脉兽这种能量构成的怪兽,单纯利用这种攻击是很难击杀的,哪怕现在它的半个身子都已经看不出正形,但也仍然可以保持状态,不会消失。
  虽然它现在的状态基本没任何威胁,但一直扔在这里也不是个事。
  “算了,还是扔这里吧。”
  低着头思考了一会儿,墨悠直接转身,解除了武装,朝着那位一直都在远远观望指挥的树国将军飞了过去。
  “在下树国将军花芫,多谢天神大人出手相助。”
  树国将军看到墨悠飞过来,更是确信了他的身份,急忙行了个礼。
  而墨悠虽然有些茫然,自己这个龙族妖侠的身份怎么就变成了天神大人,但毕竟身经百战,演技超绝,临时加戏也不是做不到。
  而且,从将军的表现来看,龙族妖侠的身份显然没有天神大人有排面。
  “嗯,吾名墨悠。得知魁拔出现,特意前来协助。”
  墨悠点了点头,随后便落到了花芫的旁边,随手把蛮小满扔在了一旁。
  “刚才有不少人受伤牺牲,你派人去安抚一下,至于联军,目前在船上的这些人就足够了,以最快速度前往涡流岛。”
  墨悠严肃的说道,然后指了指地上的蛮小满。
  “我怀疑魁拔可能和这个家伙有些关联,所以要带着他和那个孩子一起走,盗窃纹耀的罪行,你帮忙消除吧,根本没必要为此把事情闹大。”
  树国将军点了点头,然后拿起之前因为行礼而放到桌子上的喇叭,把之前墨悠的意思传达了一遍。
  那些在场的没有上船的人虽然有些无奈,但也还是一个个的离开了。
  他们虽然不甘,但也没办法。
  光是一个脉兽就这么恐怖,魁拔就更不用说了,去了也是送死,倒不如老老实实回家种田,起码能报命。
  而且,虽然没能上船,但来这一次也不是没什么收获,以后跟人说起来,他们也是和魁拔脉**过手的人,聊天打屁吹个牛什么的也已经足够了。
  “曲境一号准备离港,火速前往涡流岛,协同天神墨悠大人,讨伐魁拔!”
  …………………………
  曲境一号,独立房间。
  墨悠坐在一个特意给他准备的高级座椅上,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面前的那两个做贼心虚的家伙。
  而他旁边站着的,则是这曲境一号的舰长,粼妖远浪。
  虽然看起来没有那么魁梧雄壮,但实际上却是六个脉门的高手,在场的最高指挥官,甚至很可能是除了墨悠之外,战斗力最强的人。
  “你们两位,不打算说些什么?”
  墨悠翘起了二郎腿,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对不起,我们不应该去偷纹耀的。”
  蛮吉认错的倒是干脆,毕竟是孩子,本来就没那么多想法,这次主要还是错在蛮小满身上,如果他要是不提这件事,说不定这个时间他们都已经回到窝窝乡了。
  “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
  蛮小满看到蛮吉认了错,自己也不好强撑,也非常直接的低下了头。
  “算了,在到达涡流岛之前,你们两个就在这个房间待着吧,千万别乱跑。”
  墨悠盯着这两个人看了半天,最后还是什么都没看出来。
  没办法,眼睛发光这个特征实在是太坑爹了,根本没有别的提示,这简直是为难。
  “系统,你就死盯着他们俩吧,直到涡流岛为止。谁眼睛要是发光了,就来跟我说一声。”
  墨悠用灵魂力画了一行字,随后便和远浪离开了房间。
  从地界到达涡流岛,需要通过一种名为曲境的空间通道,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住这种波动冲击,所以才需要曲境舟的特殊能力来保护。
  但现在距离曲境还远,所以倒是不怎么着急开启防护,绝大多数妖侠都待在甲板上,各自谈论着话题。
  而墨悠则是跟着远浪来到了一处比较安静的大房间独自一人居住,以防止被人打搅。
  “八年了,终于找到机会了。”
  墨悠看着窗外的海景,嘴角不由得上扬,显然心情不错。
  原因无他,虽然这个世界的景色美食,人文精神都很不错,但终究科技水平不高,而且还是多国鼎立,娱乐项目只有贵族才能考虑,以至于项目极少,而且大多都没什么意思。
  再加上树国是出了名的和平,压根没有战争,除了几次小规模的战乱死了几个人多少有点观赏性,其他的简直没法看。
  因此,墨悠一直处于悠闲的状态无所事事,偶尔无聊到极致的时候研究研究鬼道技能,其他时间,他基本全都在睡觉。
  要不是之前的八年,系统时不时出来跟他聊个天,扯扯淡,手里的黑科技装甲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自己的灵魂力越发强大,恐怕他都已经快忘记了自己还是个异世界的人了。
  “系统,下次要是还有这么长时间的任务,提前给我说一声行不行?上次一两年也就算了,这次可真是有点长了。”
  墨悠捏着手上的戒指,轻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