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折寿修仙 > 第一百九十八章 郁闷的让人吐血

  邓峰差点没吓尿了,娘诶,这要是一头撞上去,自己还不得给扎成烤串儿啊!
  邓峰是箭步窜出,意在突袭,身姿比平时的正常站姿矮了一半,此时剑尖骤然出现在眉心前,来不及细想,往下急使个千斤坠。
  “噗通!”
  跪了!
  流星百炼闪着寒芒的剑身从他锃光瓦亮的头皮上划过,留下一道长长的红印,好似广袤戈壁上铺了一条鲜红色的铁轨。
  全场寂静,鸦雀无声,就连旁边三个擂台上战斗正酣的五岳弟子也不约而同后跃分开,朝莫毅这边看来。
  什么情况,邓峰居然给莫一跪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邓峰的实力不是远在莫一之上吗,难不成被抓住了什么致命把柄?!
  邓峰:“……”
  莫毅:“……”
  百姓和江湖人:“……”
  “哈哈,姐妹们,看到了没,那鸭蛋主动给莫公子下跪认输了!”人群中,一个大嗓门的女子忽然扯着嗓子欢呼道。
  之前还为了莫毅互不相让的女人们瞬间统一战线,纷纷拍手叫好。
  莫毅很尴尬,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乘胜追击,一脚将邓峰踢飞。他这一剑提前等在半空,本意是想逼迫邓峰左右躲闪、露出身法破绽,没曾想邓峰居然选择了下跪。
  场边长老觉得这么一直僵着不是个事儿,走了过来,咳嗽一声,道:“那个邓峰啊,你是打算认输投降吗?”
  “哈哈,这还用问,这么直挺挺的跪着,当然打算投降,你没看莫一都停手了吗!”擂台下一个眼袋很深的江湖人笑道。
  嵩山四海派掌门唐松坡起身怒吼道:“邓峰,你傻愣着干什么呢,还不敢起来!”
  邓峰被唐松坡吼得一哆嗦,匆忙站起身,拍着膝盖道:“没有,我没打算认输,只是刚才旧伤发作,双膝一时没了力气,我还要打,还要打!”
  此刻,邓峰真希望擂台突然裂开一条缝,好钻进去闭关修炼一百年。
  “哦,你还要打啊,我还以为你认输投降了呢。”场边长老点点头,“行,那跪下吧。”
  “跪下?我干嘛还要跪下?”邓峰一愣。
  “下跪是五岳大比最明确的认输动作,你做出了这个动作,包括我和莫一在内的所有人自然都认为你是打算认输,莫一也因此停止了攻击,失去了趁胜追击的机会,你若还想继续比武,就必须恢复到之前的状况,重新给莫毅一次乘胜追击的机会,这才公平。”场边长老道。
  “重新给莫毅机会,凭什么!这不公平,你偏袒远山门!”邓峰怒吼道。
  开什么玩笑,再跪一次,还嫌老子不够丢人啊!
  场边长老闻言冷哼,“我乃是泰山铁面派执法长老,又非远山门中人,为何要偏袒远山门,你是在说我收了远山门的好处吗?!小子,说别人收受好处,最好能拿出确凿证据,否则我现在就以你藐视场边长老的理由,将你逐出擂台!”
  “这……”邓峰哪有什么证据,不过是头脑发热说了句混话而已,被场边长老一责问,瞬间哑口无言。
  “邓峰放肆!这位孔正先生,乃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铁面判官,一生光明磊落,从不偏私,怎么可能偏袒远山门,你赶紧给孔峥先生赔礼道歉!”唐松坡吼道。
  邓峰被师傅吼了一嗓子,忙讪讪的给孔正抱拳赔礼,“孔先生,对不起,邓峰只是一时无法接受安排才胡言乱语,并非真的之一先生品行,望孔先生见谅。”
  “孔先生,我这徒弟脾气急,说话不过脑子,您多包涵。”唐松坡也抱拳道。
  “嗯,既然是无心之言,那就算了。”孔正点点头,十分宽容的不再计较,“邓峰,并不是老夫故意为难,而是五岳大比的规矩向来如此,一方下跪认输,另一方就必须停止攻击,莫毅按规矩停手了,作为场边裁判,我总不能让他吃亏,这样有失公允。”
  “是,邓峰明白了,邓峰这就恢复到刚才的情形。”
  虽然心里一百个一千个不愿意,但为了能继续比武,好一雪前耻,邓峰也只能按孔正说的重新给莫毅跪下。
  “哈哈,这鸭蛋头今天一定出门没看黄历,一天连跪两次,大大的丢人啊。”杨柳乐的前仰后合。
  等候区,向来不苟言笑的桃妩也不禁莞尔,心说:“别看莫毅平时处事一板一眼,这坑起人来,还真是比谁都坏,他怎么就能想出比邓峰下跪的主意呢,也太坏了。”
  岳立群最见不得莫毅出风头,心中不住暗骂:“你个没用的邓峰,腿上有伤也就别来参加五岳大比啊,怎么能给莫一跪下呢,平白让他大出了风头!”
  莫毅看着重新委屈跪下的邓峰,尴尬挠了挠鼻子,整个事故,要说最蒙的,恐怕就数他了。
  五岳大比有下跪就不能继续攻击的规矩吗,他怎么不知道?
  不对,应该说他根本就没听桃妩说过五岳大比还有什么比武规则。
  古时候的比武打擂嘛,难道除了把对手打翻在地或者打下擂台之外,还有其他规矩?
  不管了,莫毅见孔正长老已经调整好的邓峰的姿势,跃出擂台,听到一声:“开始!”直接一脚踢在邓峰脸上,踢得邓峰朝后连滚六圈,差点直接滚到界外。
  观众见邓峰如此狼狈,都笑的前仰后合。
  “哈哈,不愧是鸭蛋头,滚起来都特别圆润,特别顺。”
  “四海派这次算丢尽颜面了,就是最后邓峰打赢了莫一,这脸面也找不回来了!”
  “小四,扶住我,我笑的没力气了。”
  擂台边缘,邓峰一咕噜站起,摇晃几下,眼前一阵阵发黑。
  “狗东西,下脚可真够狠的。”感受着脸上火辣辣的疼痛,邓峰心中暗骂。
  正当他决定使出全力将莫一打个半残时,一袭青衫闪过,飘至身后。
  “不好,大意了!”邓峰大惊,正欲挥舞双锏以攻为守,比莫毅退后,结果腰胯刚转到一般,屁股上便结结实实挨了一脚。
  邓峰忙施展毕生修为,强行将自己钉在原地,免得飞出界外,直接被孔正判输。
  “好险好险,差点出界,哎哟我擦!”邓峰好不容易站定,刚想反击,右脚脚踝突然被莫毅脚尖勾住往外一挑,一脚就踩在了边界线外一寸。
  好死不死,场边长老孔正就在边上,将一切收入眼底,想假装没出界都不行。
  “嵩山四海派邓峰出界,胜者,衡山远山门莫一!”孔正朗声宣布比武结果,语调不带丝毫感情,就像冷冰冰泥胎木偶。
  上万观众和江湖人再也忍不住了,爆发出了能震落无瓦的大笑。
  “哈哈哈哈……又是智取,又是智取啊!”
  “哈哈,笑死我了,我就知道那鸭蛋头蠢得厉害,根本不是莫公子的对手。”
  “哈哈,我猜到莫公子会赢,却没想到能赢得这么搞笑,如花,快扶着本小姐……”
  邓峰的脸都青了,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噗的喷出,“太憋屈了,输的太憋屈了!老子都还没出手啊!”
  四海派掌门唐松坡的脸黑了,双拳捏的咯咯作响,“太丢脸了,实在输的太丢脸了,四海派的颜面都给这不争气的邓峰输光了!一场正大光明的比武,怎么能输成这样?!莫一,你个远山门的混账东西,跟岳老儿一样卑鄙无耻,你哪怕一拳将邓峰打飞出擂台也好啊,也算我四海派输的壮烈,干嘛使这巧劲儿勾腿,你多用点力气能死啊!”
  莫毅朝脸色潮红的邓峰抱一下拳,道句承让,转身下了擂台。
  “哈哈,莫毅,你可真够坏的,硬是把邓峰气的吐了血。”桃妩笑的花枝乱颤,眼泪都快下来了。
  “我不是故意的,纯粹是顺势而为,他就站在擂台边上,往右一点点就会出街,我见踢不动他,就只好脚下勾他脚踝了。”莫毅很无辜的耸了耸肩。
  一句话听得等候区众人汗都下来了,好家伙,顺势而为就让邓峰丢这么大脸,门派祖师保佑,可别让我们碰上这家伙啊!
  复比不同于初比,分了上午下午两场,志在将参赛人数缩减到三十人以内,所以比完之后,莫毅也没有离开,而是在等候区继续休息。
  午饭自然由主办方远山门安排妥当,在岳立群有惊无险的赢了一名实力相当的对手后,上午的比赛正式结束。
  莫毅在桃妩和岳立群的带领下去往临时搭建的饭厅吃饭,没遇上杨柳他们,据桃妩说,贵宾都在另一侧的饭厅吃饭,是为了保证比武公平。
  吃过午饭,众人休息了一个时辰,铜锣再次响起,下午的比武正是开始。
  “衡山远山门莫一,华山华山派令狐哀,天字号擂台。”
  莫毅没想到一开场就轮到了自己,听着华山派令狐哀的字号,不禁觉得有趣。
  难不成在异世的汉朝,也有人要用独孤九剑吗?
  上了擂台,对手是个衣着随意,长相俊朗和善的年轻人。
  “在下华山派令狐哀,见过莫兄。”令狐哀抱拳道。
  “在下远山门莫一,见过令狐兄。”莫毅也抱了抱拳。
  两人都很讲规矩,没发生抢攻突袭的事情,规规矩矩的拉开架势打在一起,刚巧,令狐哀也用剑。
  剑气相碰,莫毅立刻知道令狐哀是二境巅峰高手,想着他人很规矩,就没再取巧,压低了自己境界,跟他一招一式过起招来。
  “破剑式!”令狐哀一剑很少,剑气如粼粼波光在身前荡出,将莫毅一缕直逼胸膛的剑气搅碎,跟着高高跃起,长剑剑气如鞭子般旋转着朝莫毅头顶扑来。
  莫毅心道:“还真是独孤九剑啊?有意思。”依样画葫芦,也将剑气旋转荡出,自上而下跟令狐哀的剑气搅在一起。
  两股剑气碰撞,就像两个壮汉在拔河角力,一时间擂台上剑气四溢。
  令狐哀之前也存了跟邓峰一样的想法,觉得靠智取获胜的莫一实力一般,如今真交上手,才知道其境界比起自己丝毫不弱,甚至在真气方面更胜一筹,不禁暗暗心惊,“这哪是什么实力不够,智商来凑,奉命是不愿意多费力气。”
  两人僵持了数十息,令狐哀渐渐感到真气不足,剑锋一转,主动超西面撤手而去。
  莫毅同时收了剑气,脚下一蹬,追了上去。
  按理说华山派剑法精妙,破剑式更号称能破天下剑法,但莫毅真实实力足足高出令狐哀一境,实力碾压之下,好似万斤巨石压下鸡蛋,在精妙的剑法也没有用武之地。
  可谓一剑刺出,百招难挡。
  数十招后,令狐哀的破剑式用老,在没有办法支撑,主动推倒界外,擎剑抱拳道:“莫兄实力高强,令狐哀输了。”
  莫毅收剑回鞘,抱拳道:“不愧是独孤九剑,果然剑法精妙,领教了。”
  “独孤九剑?那是什么?”令狐哀一愣。
  “令狐兄使得不是独孤九剑?”莫毅也一愣。
  “不是啊,这是我们华山派的‘破敌十八式’,每一式都针对一种兵器。”
  “额……抱歉抱歉,是我想多了。”
  “想多了?”
  果然是异世,想找点曾经的回忆难如登天。
  令狐哀性子到是像极了令狐冲,洒脱随行,输了比武也不气馁郁闷,反而笑着说要请莫毅喝酒。
  莫毅很喜欢这种洒脱的江湖人,觉得这才像金老爷子书里的江湖,便笑着答应,说自己住在连升客栈,令狐兄若是没事的话,晚上可以来连升客栈找他。
  令狐哀哎哟一声,说连升客栈的房钱可不便宜,想不到莫兄是有钱人,这顿酒请亏了,应该让莫兄请才对。
  莫毅笑着道:“没问题啊,跟脾气相投的人喝酒,谁请谁都一样痛快。”
  两人在台下笑着作别,令狐哀自去找小师妹寻求安慰去了。
  “只希望这位令狐兄的人生没有金老爷子笔下的令狐冲那么坎坷,能跟小师妹喜结连理。”莫毅胡思乱想着回到等候区。
  “这次怎么不顺势而为了?”桃妩好奇问道。
  “这人是个磊落爽快,取巧有些没意思。”莫毅微笑道,“不过这华山派的破敌十八式还真是精妙,居然能硬撑着跟我对了四十几招,十分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