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王储战争 > 第10章 她的眼泪

  第一卷第十章她的眼泪
  苏白微微诧异,他只是简单一说,没有想到张夏雨真的回家。
  “哦!明天见。”苏白简单回道。
  张夏雨微微一笑,轻声回道,“嗯!”然后张夏雨拿着放在跑道一边的东西,向更衣室走去。
  苏白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也没有过多在意,转身向校门口走去。
  第二天。
  苏白来到学校坐在自己靠窗的座位上,一只手托着下巴,眼睛看向窗外有些入神,窗外吹进来几缕风,带着丝丝清凉。
  “苏白早安!”
  听到声音,苏白扭头一看张夏雨微笑着看着他。
  苏白心中比较意外,在班上苏白显得有些内心孤僻,没有和多少人说过话,别人也很少和他打招呼。
  张夏雨让他的心感到一些温暖,像是干裂的农田迎来了雨水,微笑着点了点头,“早安!”
  张夏雨笑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她的座位在前排位置,而苏白坐在后排,相隔也不是很远。
  看着她苏白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也有些开心,没有之前那一种枯燥和乏味,打起精神准备上课。
  中午太阳继续肆意着散发光芒。
  苏白没有什么胃口吃饭,便去小商店买了一个面包和一瓶牛奶,来到操场附近一个僻静的地方,正打算找一处阴凉的地方。
  忽然!
  苏白的身体停顿了下来,脸色怔怔的看着前方,一个颗大树的树荫下,张夏雨坐在那里眼睛出神看着操场,一颗颗晶莹的泪珠不断从她眼眶流出,滑过她的脸庞,滴落了下来。
  “怎么了?”
  看见眼前一幕,苏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心中疑惑为什么张夏雨会在这里哭,现在的她没有了之前那阳光开朗的样子,反而有一点柔弱。
  苏白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但他很关心张夏雨。
  一阵轻风吹过,卷起地上几片落叶。
  张夏雨回过神来,扭头一看,发现苏白愣愣的站在那里看着自己,连忙擦去眼泪,不好意思的把头偏到一边。
  “抱歉!”苏白也反应过来,赶紧说道。
  张夏雨扭头看向赵甫轻笑一声,又恢复之前阳光开朗的样子,“没关系,苏白来这里吃午餐吗?不介意的话就坐在这里吧!”
  “哦!”苏白看着张夏雨呆呆地应了一声,坐在了她的旁边。
  撕开面包的包装袋,苏白忽然想起什么,开口问道,“张夏雨!你吃午餐了吗?”
  张夏雨脸一怔,回答道,“还没有,我等下就去食堂。”
  苏白低头把牛奶放在一边,然后将手中面包分成两半,递给一半给张夏雨,“给!”
  张夏雨一双眼眸看着苏白,微笑着接过面包,轻声说了一声,“谢谢!”然后便不客气的吃起面包。
  苏白也坐在一边吃起面包来。
  两人之间没有在说是什么话,苏白有些关心张夏雨刚刚为什么哭,想问问她发生什么事情了,可是开不了口,也没有什么其它的话要说。
  苏白在心里想道,“张夏雨和自己这样一个人相处起来,应该会比较的尴尬和无聊,自己真的没用!”
  轻轻呼出一口气,苏白身体向后靠着大树,仰起头看向树冠,阳光穿透绿叶,散发出黄绿的光芒,叶片的纹路清晰可见。
  过了一会,张夏雨见苏白没有说话,扭头一看。
  苏白穿着白色衬衫,背靠在大树上,仰起头看着天空,神色带着一丝忧郁,微风吹拂着他的头发,清秀的侧脸让人少许心动。
  张夏雨看着苏白微微失神,过了五六秒钟才反应过来,连忙把头扭动一边,脸颊出现一些红晕,心也跳得很快。
  “苏白!我有事先走了。”
  张夏雨先等了一会,平复一下情绪,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短裙上的灰尘,笑着对苏白说道。
  “哦!”苏白也回过去神来,看着张夏雨回答道。
  张夏雨看着苏白的样子轻笑道,“不要总一个人孤单的发着呆,也要和别人多多交流,不然都不会和别人怎样说话。”
  “嗯!”苏白露出有点尴尬的笑容,应了一声。
  张夏雨说的没错,刚刚在这里这么长时间,自己却什么都没有说,感觉丧失语言能力一般。
  同时苏白内心也有些想改变现在的自己,不想这样一直下去,不然真的不会和别人交流,苏白也不想变成那个样子。
  张夏雨笑着离开了这里,苏白拿出一本小说看了起来。
  随后的几天,苏白也尝试着改变自己,多多和别人交流,可是男生还好可以简单说上几句,虽然会令人感觉奇怪和尴尬,但对女生根本开不了口,心里会很紧张。
  苏白心里叹息一声,“自己太内向,甚至是有些懦弱。”
  上午第三节颗,这一节课是体育课,也是苏白除了数学,英语以外最不喜欢的课,主要是苏白比较的懒,身体素质不行,很容易就会累。
  体育课则需要做各种运动,比如跑步,俯卧撑,跳高,跳远,还有蛙跳之类等等。
  这苏白自然喜欢不上。
  体育课在塑胶跑道上集合,男女分成几排站好,体育老师是一个留着平头的精壮青年,穿着蓝色的运动服,胸前还挂一个口哨,他名叫李章。
  扫了一眼集合的学生,李章开口叫道,“今天跑五圈,现在开始!”
  苏白看见在塑胶跑道集合,已经猜到是要跑步,学校的跑道是四百米,跑五圈感觉有些受不了。
  不过,这也没有办法,现在前面的人已经跑起来,苏白也只能跟着跑了起来。
  大概跑了百米,苏白已经感觉有些累,继续向前跑。
  一圈后,苏白已经累的不行,气喘嘘嘘,满身大汗,双腿都有些虚,其它人已经跑远,只有苏白一个人落在后面,困难的向前跑着。
  在旁边的李章看一眼苏白,对于这个班级体质最差的学生,心中有些不喜欢,但他也没有说什么,把眼睛看向其它学生。
  其它人跑完五圈,然后便散开了。
  苏白只跑了两圈,本想还坚持一会,可实在坚持不下去,坐在塑料跑道旁边的草坪上休息起来。
  现在苏白原本有些白的脸变得很红,粗喘着气,一身的大汗,后背衣服都浸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