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附魔战神 > 028、蒲深

  【堕落的将军·蒲深】(准BOSS)
  等级:28
  生命:300000
  攻击:611
  防御:240
  ……
  堕落的将军·蒲深的属性展现在林笑的眼前,林笑立即将属性分享给因为等级差距太大而看不到属性的紫陌。
  两人对视一眼,皆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紫陌笑道:“老哥,你完全可以去算命了,刚说BOSS,就立即出来一个!”
  林笑嘿嘿一笑:“准BOSS算不上BOSS,但也已经是个不错的收获了!这家伙的防御很低,连亡灵士兵都比不上,但我们仍得小心应对,可千万别阴沟里翻船!”
  紫陌点头,随即两人便立即与蒲深拉开距离,重新回到空旷的墓穴中心,进入战斗状态。
  “尔等鼠辈,也敢闯本将军的墓穴,找死!”
  如同雷鸣般震耳的声音从蒲深嘴中发出,这堕落的将军显得非常愤怒,一双空洞的双眼顿时变得血红,似是陷入了魔怔状态。
  这准BOSS蒲深与林笑和紫陌先前见到的亡灵骑士、亡灵士兵最大的不同,便是保留了完好的人类外表,没有骷髅一样的身体,也没有虚无一样的躯壳。
  若不看蒲深的双眼,还真会将其当做普通的人类,其喜怒形色以及意识都完全具备!
  “丫头,这伙计怕是不好对付,待会你可注意好站位,我不敢保证能够将他的仇恨牢牢拉住!”
  林笑嘱咐紫陌一句,随即便朝着蒲深冲去,他今天连真正的BOSS都击杀了,怎会惧怕这只有准BOSS级别的家伙!
  “竟然叫我和丫头为鼠辈,那么便让我手中的长剑教你做人!”
  林笑将『武器附魔』一开,鲜血淬炼雷霆之刃,狞笑道:“让你看看到底谁特么才是鼠辈!”
  对面的蒲深也在快速前进,林笑与其距离很快便缩短到五米,待到他们的距离只有三米时,林笑极为熟练的用上自己的技能。
  “摄魂一击!”
  左手一张,魔纹浮现,震慑效果发动,削减目标的防御,提升自己下一次攻击的伤害!
  “聚魔斩!”
  凝聚全身力量发动斩击,对目标造成150%的伤害!
  两声低喝过后,一道血色剑弧自林笑挥动的雷霆之刃剑锋迸发而出,迅猛的斩在蒲深的胸口处,在其坚固的甲胄上留下一道深痕——
  -1086
  林笑这伤害依旧很高,虽与之前对付亡灵士兵、亡灵骑士相比还有一段距离,但他此刻面对的可是准BOSS级别的野怪,能打出1000+的伤害已是非常不易!
  主要还是这堕落的将军·蒲深的防御较低,否则连同等级差距一并算上,林笑这一剑能打出800的伤害就已经很不错了!
  在林笑攻击过后的下一秒,数道箭矢落在了蒲深的头颅上,那自然是紫陌的杰作。
  -421
  -478
  ……
  伤害不高,但紫陌仍旧努力的为团队贡献自己的输出,且攻击过后便会立即转换一个更安全的位置,林笑的话她深记在心,BOSS的仇恨可不是那么容易拉的,她一个弓箭手,自然也得要注意自己的走位!
  遭到林笑攻击过后的蒲深显得更加愤怒,他挥动长枪便朝林笑刺来。
  正所谓一寸长一寸强,蒲深手中的长枪足足长达三米,外加上他那强壮的体型,朝前迈一步,长枪便可洞穿林笑的身体。
  而林笑的战斗意识也不是吃素的,他一套技能过后,便提前朝旁侧躲去,尽管蒲深这一记刺击又快又猛,却依旧无法捕捉到林笑的身形!
  MISS!
  林笑轻松躲过蒲深的进攻,没有受到任何伤害,随即抓住蒲深进攻的间隙,立即再度发起进攻,近身蒲深,『叠云斩』发动!
  雷霆之刃在林笑的挥动下沉稳有力的斩击在蒲深的腰身处,第一击命中,随即第二击斩在蒲深的胸口处,第二击同样命中!
  叠云斩四连击,瞬间完成两次,然而就在林笑发动第三次进攻时,蒲深握着长剑倏地一扫,与林笑的雷霆之刃碰撞在一起,将林笑瞬间击退,竟直接打断了林笑的『叠云斩』!
  这还是林笑使用『叠云斩』第一次被打断,而且还是被野怪打断!
  不得不说这拥有意识的人形野怪比一般的野怪还真的强许多,并不是属性强,而是强在战斗能力。
  刚刚蒲深那一记横扫并非属于进攻,而是相当于另类的格挡,刚好将林笑的攻击打断,且凭借他那变态的力量将林笑击退。
  这换做一般普通的野怪,根本做不出这样的战斗决策,至少林笑之前遇见的那些野怪甚至BOSS就没有这样的能力!
  『叠云斩』被打断令林笑很难受,他处在暂时无法进攻的状态,好在他被蒲深击退,与蒲深拉开了距离,下次碰面时他进攻的能力便可恢复。
  紫陌正在不断的输出,且还适时的给蒲深一记寒冰箭,令蒲深减速,使其无法那么快近身林笑,让林笑的反应时间变得更长。
  战斗仍旧在继续,林笑握着雷霆之刃很快与蒲深再度缠斗在一块,好在这蒲深的进攻并没有什么独到之处,比较单一,躲闪起来并不难。
  而这蒲深也仅是比较会进行格挡,令林笑的许多次进攻都打不出任何伤害。
  “宁愿放弃进攻的机会,也要挡住我的攻击,你这家伙能不能不要这么苟!”
  林笑打得有惊无险,却时不时会郁闷一会儿,因为蒲深这准BOSS那毫无征兆的格挡令林笑的输出大打折扣,输出效率低了不少。
  后方的紫陌倒是输出的很愉快,蒲深并不具备格挡箭矢的能力。
  战斗持续了将近十分钟,蒲深的血量总算缩水了三分之一,这时蒲深转换了另一种战斗方式,他将长枪直接弃掉,拔出了悬挂腰间的短剑。
  其输出范围缩减一大半,但攻速却提升了一倍不止,纵使林笑对自己的走位非常自信,却依旧无法在蒲深的进攻下坚持太久。
  “要不要这么猛啊!”
  林笑再一次与蒲深拉开距离,忍不住叹道,蒲深的进攻速度实在太快,让他看得眼花缭乱,无法进行准确的预判,光凭反应速度来躲闪,太特么吃力了。
  后方的紫陌这时则笑道:“老哥只要时不时来一发技能拉好BOSS仇恨即可,输出的事就交给我吧!”
  林笑立即点头:“嗯,咱们慢慢磨他的血量!”
  紫陌的输出环境无疑比林笑好上许多,即便蒲深时不时也会进行走位,但始终无法逃脱紫陌那精准的箭矢,她的伤害虽及不上林笑,但累积起来也是非常不错的输出。
  就这样,两人达成约定,林笑负责拉好蒲深的仇恨,紫陌负责输出。
  林笑对野怪仇恨的把握还是非常不错的,每进行一次强力进攻之后便立即与蒲深拉开距离,带着他在墓穴中兜圈子。
  紫陌则不断的进行输出,同时也时不时会转换一下自身位置,林笑的拉怪技术虽好,但可无法保证将准BOSS级别野怪蒲深的仇恨100%拉稳,若是发生什么意外,这战斗便会变得更加艰难。
  好在这之后的十多分钟战斗中并未出现任何意外,蒲深仍旧追着林笑砍,而林笑也在乐此不疲的带着蒲深兜圈子。
  只见蒲深在紫陌不断的输出下,血条再次缩水三分之一,如今只剩下最后一截。
  如先前一样,这蒲深竟再度转换进攻方式,将短剑弃了,这一回拿下了背在肩后的长弓!
  林笑见此状后,心中顿时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立即提醒后方的紫陌:“丫头,你可要小心了,我感觉这家伙的仇恨似乎要转移到你身上……”
  林笑话还没说完,便见蒲深十分熟练的拉弓,一道黑色箭矢凭空出现,蒲深弓弦一松,黑色箭矢立即爆射而出,目标并不是林笑,而是后方的紫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