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忍界傀儡大师 > 第六章 小虫之死

  俗话说得好,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不管在什么地方,喜欢忠言逆耳的毕竟只是少数人,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他们还是喜欢听赞美的话的。
  更何况石磊如今的身份只是一个小孩子,拍出的马屁也更加有信服力,显得更加真实,也更加令人难以抗拒。
  哪怕是像千代这样久居高位的人也是一样。
  在听到石磊的话之后,她先是微微一怔,随即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永不凋谢的忍界之花吗?你妈妈还真是看得起我这个老太婆呢,只可惜……唉……”
  话说到一半,她突然就叹了口气,看向石磊的目光中再次透出几分痛惜。
  “蜥,你的家现在暂时回不去了,在房子修好之前,就先到我那里住下吧,我也好教你医疗忍术。”
  “是,谢谢千代老师,给您添麻烦了!”
  对于千代的好意,石磊当然不会拒绝,毕竟他的家在一尾暴走时候毁掉了,现在的他正缺地方落脚。
  千代见石磊这么“懂事”,对他也愈发喜欢,再次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真是个好孩子,那么我们现在就一起回……”
  “砰!”
  没等千代把话说完,病房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一个身穿白色大褂的医疗忍者面色惊慌的走了进来。
  “千代大人,不好了,小虫他……小虫他中了剧毒!”
  “什么?快带我去!”
  听到对方的话,千代顿时一惊,也顾不上石磊了,当即就和那个进门来的医疗忍者一起匆匆离开了。
  看着走出病房的两人,石磊想了想,干脆也跳下病床,朝着刚刚离开的千代跟了上去。
  经过两个拐角之后,千代和那个医疗忍者走进了急救室,并关闭了急救室的房门。
  此时急救室外已经站了一个人,那是一个头戴砂隐护额,看上去大约十四、五岁,一脸淡漠的红发少年。
  看到这个少年之后,石磊本能的扫了一眼他的信息——
  【姓名:蝎】
  【等级:39】
  【HP:523/524】
  【MP:703/803】
  【特长:傀儡、毒药】
  【战斗力评估:A-】
  看完对方的数据之后,石磊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惊讶,眼睛也微微眯了起来。
  “真不愧是鼎鼎有名的赤砂之蝎,少年时期等级就达到39,战力评估也达到了A-,这已经是接近上忍的数据了,蝎这家伙……是个天才!”
  感受到石磊的目光,蝎也转过了头来,一脸冷漠的盯着他问道:“你是谁?”
  “呃……”
  面对蝎的询问,石磊瞬间回神,连忙朝着他低头行了一礼。
  “蝎大人,我叫蜥,从今天开始跟着千代老师学习医疗忍术,以后还请您多多关照!”
  “……”
  听到石磊的话,蝎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而是直接转过头看向急诊室的大门,不再说话了。
  对于蝎冷淡的态度,石磊并没有感到意外,相反还在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还好没被他惦记上,真不幸中的万幸,这家伙可是连朋友都能做成人傀儡的,话说那个倒霉的家伙叫什么来着,好像是叫……”
  “小虫!”
  一声惊慌的呼喊声打断了石磊的思维,他扭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淡黄色衣裙的女人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
  她径直跑到了蝎的身边,一把抓住蝎的衣服,露出满脸惊惶。
  “小虫……我的小虫……我的小虫他没事吧?求你……求你告诉我!求你!”
  “……”
  蝎没有回答,依旧一脸冷漠的看着急救室的大门。
  很快,急诊室的大门“哗”的一声打开了,之前那个医疗忍者一脸黯然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你们……可以进去了!”
  听到他这话,那个抓着蝎衣服的女人顿时眼睛一亮,脸上也闪过一丝喜色。
  “小虫……我的小虫已经没事了吗?真是太好了!”
  说着,她立刻松开了蝎的衣服,快步走进了急诊室。
  随后,一声凄厉的喊声就从急诊室里传了出来。
  “不……小虫!”
  听到这个喊声,石磊只感觉心头发寒。
  他想起来了,火影原剧情中蝎第一个用尸体制成的人傀儡,就是小虫!
  因为小虫经常在蝎的面前说“我想成为受人称赞的忍者,就像你的傀儡那样”,又或者是“真想早点变成像你的傀儡一样厉害的忍者”。
  就因为这个原因,有一次小虫在任务中失去了右臂之后,蝎就给他装了傀儡手臂。
  并且,他还在这只傀儡手臂上动了手脚,致使小虫被傀儡手臂上涂抹的剧毒伤到,最后一命呜呼。
  小虫死后,蝎就将他的尸体做成了人傀儡,完成了他的“委托”。
  “蝎这家伙……已经完全扭曲了,真是个可怕的家伙!”
  想到这里,石磊再次低下了头,生怕自己的表情被蝎看到,进而引起他怀疑。
  值得庆幸的是,蝎并没有理会他,而是面色淡然的走进了急诊室。
  看到这一幕,石磊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抬头朝着急诊室里看去。
  只见之前那个女人,也就是小虫的母亲,此时正跪在蝎的面前,抓着他的裤腿,满脸泪水的恳求他。
  “求你治好他……求你治好他……求你了……他的右臂是你装的吧,那么左臂也……腿……身体……灵魂也能治好的啊……求你治好我的小虫……把他还给我……呜呜呜呜……”
  显然,失去心爱的儿子,已经让这个女人崩溃了。
  而蝎的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他只是一脸淡漠的看着病床上的小虫。
  准确的说,是看着脸上盖了一块白布的小虫的尸体,脸上无悲无喜。
  而在他面前痛哭的女人,却没有让他的脸色产生一丝变化,仿佛在他面前哭泣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不会说话不会动的死物。
  这种表现,着实令人心头发寒。
  “蝎这家伙就是一个怪物,此地不宜久留!”
  想到这里,石磊也不在逗留,趁着蝎没有注意到自己,立刻溜回到了自己的病房,并小心翼翼的关上了房门。
  将房门关上之后,他重新坐回到了自己的病床上,托着下巴思索起来。
  “蝎这家伙太危险了,和他住在一起简直就是与狼共舞,实在不行的话,只能拒绝千代了,不过用什么样的借口比较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