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忍界傀儡大师 > 第三十三章 自来也

  混入敌方阵营有多难?
  石磊用行动证明,从砂隐村到木叶村阵营的转变,五分钟足矣!
  当然,他能够能做到这一点并非运气使然,而是多方面的原因促成的结果。
  首先是纲手的离村。
  这是最关键的,如果纲手没有因为患上恐血症而离开木叶村,那么石磊冒充她的弟子,就会被很快拆穿。
  其次就是通灵兽蛞蝓了。
  三大通灵兽成就了“三忍”的响亮名号,所以自然也就成了他们的身份标志,如今石磊通灵出了蛞蝓,木叶的忍者下意识的就将他和纲手联系了起来。
  因为在他们看来,只有纲手才能通灵出的蛞蝓,如果石磊不是她的弟子,又怎么可能会通灵出蛞蝓呢?
  再次,石磊的年龄太小。
  他看上去只有六七岁的样子,在木叶的忍者们看来,这样的孩子最多才刚上忍者学校,别说忍术了,只怕连个手里剑都扔不好。
  但是石磊却能使出掌仙术这样的高等医疗忍术,如果没有像纲手这样的老师教授,就算再是天才只怕也不行吧?
  综合以上三点,几个木叶忍者立刻就认定了石磊就是纲手的弟子,然后一起护送着他朝木叶后方撤离。
  不管在哪个村子,高等级的医疗忍者都是宝贝,容不得一点马虎。
  在几个木叶忍者小心翼翼的护送下,很快石磊就和他们一起离开了川之国峡谷,进入了火之国森林。
  和风之国那一望无际的荒凉沙漠刚好相反,火之国拥有着一望无际的森林,满眼看去尽是翠绿,伴随着一阵阵的鸟鸣和虫鸣声,显得生机勃勃。
  石磊只看了一眼,就喜欢上了这里。
  “感觉比砂隐村好多了,貌似留在这里也不错!”
  当然,这话他也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
  他很清楚,短时间内他或许还能蒙混过关,但是时间一长,以木叶暗部的手段,暴露可以说是板板钉钉的事。
  一想到要面对那个被称为“忍界之暗”的团藏老狗,石磊顿时变得十分理智。
  “就用几天的时间刷经验,刷完我就回去,千代对我还不错,扔下她实在有些过意不去,唉,我总是心太软,心太软,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抗……”
  诶?差点就一不小心唱出来了!
  就是石磊的思维开始跳跃的时候,耳旁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马上到了!”
  “额……”
  听到这话,石磊顿时被唤回了神。
  他抬头朝着前方看去,如果看到了几顶军绿色的帐篷,以及驻守在帐篷外面的数名木叶忍者。
  此时对方也看到了他们,并走了过来。
  “喂,秋山,你们怎么回来了?是接到上面的命令了吗?”
  “哈哈哈哈,当然不是!”
  听到对方的问题,站在石磊旁边的那个木叶忍者顿时笑着摆了摆手,然后又轻轻的拍了拍石磊的肩膀。
  “我是护送他回来的,给你一次机会,猜猜他是谁?给你个提示,他和三忍有关哟!”
  “他?和三忍有关?”
  看着秋山一脸得意的样子,再看看他身边的其他忍者都是一脸神秘中透着喜悦的表情,被问到的那个木叶忍者顿时愣住了。
  “是自来也大人吗?”
  “不对!”
  “难道是大蛇丸大人?”
  “哈哈,也不是!”
  “呃……”
  三忍排除了两个,剩下的一个就显而易见了。
  正在猜测的木叶忍者似乎想到了什么,顿时瞪圆了眼睛,目光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难道……难道是纲手大人?是纲手大人回来了吗?”
  “哈哈哈哈……”
  看着他惊喜的样子,一起护送石磊过来的忍者们纷纷笑了起来。
  秋山也在笑,不过他一边笑一边就摇了摇头。
  “纲手大人并没有回来,这位石磊大人是纲手大人的弟子,别看他年纪小,却已经得到了纲手大人的真传,是一位真正的医疗忍者了!”
  “什么?居然有这种事?”听到他这话,刚才问话的忍者再次露出了一脸的震惊。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带着一丝戏虐的声音,就在他们的头顶上想了起来。
  “哟?纲手什么时候有了弟子了?我怎么不知道?”
  听到这个声音,在场的众人立刻抬起头,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然后就看到上方的树杈上坐着一个人。
  这个人长着一头蓬松的白发,头上带着木叶护额,身上穿着灰色的忍甲,见众人都在看他,立刻就纵身跳了下来,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看着这一幕,众人连忙朝着他低头行礼。
  “自来也大人!”
  “嗯!”
  自来也点了点头,然后径自走到了石磊的面前,用一副玩味的表情看着他。
  “小鬼,你是纲手的弟子?并且已经得到了她的真传?你要怎么向我证明?”
  听到自来也这话,石磊顿时挑了挑眉毛,然后斜着瞥了他一眼。
  “我不需要向你证明,大肥羊说了,如果碰到一个叫做自来也的笨蛋,不用理会他,更不要和他搅合在一起,因为会变蠢!”
  “咳咳咳咳……”
  听到这番话,自来也一下没忍住咳嗽起来,一边咳嗽一边朝着身边的忍者们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下去。
  等到原地只剩他和石磊两人的时候,他才有些尴尬的开口道:“的确是纲手的语气,对了,纲手她现在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老样子呗!”
  说到这里,石磊就一脸无奈的摊开了手。
  “能吃能喝能赌博,只要不见血,什么都好。”
  纲手有恐血症这事知道的人极少,自来也算是其中之一。
  所以听到石磊这话之后,对他的身份就信了三分,语气也缓和不少。
  “能吃能喝就好,对了,纲手怕见血的事你没和其他人说吧?”
  “当然没有,这种事怎么能对其他人说?”
  说到这里,石磊就用带着几分鄙夷的目光看着自来也,脸上就差写着“你是笨蛋吗”五个字了。
  被一个六七岁的孩子鄙视,饶是自来也的脸皮很厚,还是有些微微泛红,连忙转移话题。
  “咳咳……没说就好,对了,纲手既然是你的老师,你怎么叫她大肥羊?”
  “那个可不是我叫的!”
  说到这里,石磊的脸上便出了苦恼的表情。
  “老师她嗜赌如命,偏偏又逢赌必输,如今整个赌界都知道了她的名字,还送给了她一个外号,叫做‘传中说的大肥羊’!”
  “噗……”
  一听到这个外号,自来也一下子没忍住,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传中说的大肥羊?这个外号果然适合纲手,太适合了,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