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忍界傀儡大师 > 第二十二章 众人皆醉我独醒

  如果不是之前就看穿了对方的身份,石磊肯定会被海老藏骗到,毕竟他现在看起来真的很严肃。
  可惜没有如果,所以现在看着海老藏表情,石磊除了感觉有些无聊之外,还有一点点感慨。
  “难怪人家都说天才都是寂寞的,因为不经意间就会变得鹤立鸡群,而且经常会体会到‘众人皆醉我独醒’的真谛,哎,我真是太难了!”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像石磊一样,能够看到别人的信息,所以海老藏成功的骗过了马基和夜叉丸。
  他的话音才刚刚落下,马基就迫不及待的开口了。
  “海老藏大人,罗砂大人,刚才我们遇到了木叶的忍者,幸亏你们及时赶到,才吓退了他们,还有就是……”
  说着,他就伸手指向了石磊。
  “蜥,这个家伙是木叶的间谍,他是千手一族的,叫做千手车间,木叶的纲手姬是他的姑姑……”
  “够了,马基!”
  看着如同施放“连珠炮”般说个不停的马基,一旁的夜叉丸终于忍不住打断了他。
  “你难道没有听出来,刚才蜥大人是为了救我们,所以才说谎骗了那些木叶忍者吗?还是你真的以为自己是海……那位大人的私生子?”
  “额……”
  听到“私生子”这三个字,马基就好像触电一样浑身一颤,脸上瞬间出现了恍然大悟的神色,然后呆呆的看向石磊。
  “这么说……你刚才说的都不是真的?”
  “呵呵……”
  看着一脸呆滞的马基,石磊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了一声,然后朝着他摊开了手。
  “╮( ̄▽ ̄)╭你说呢?”
  马基:“╭(°A°`)╮”
  卧槽,我特么还以为是真的!
  虽然马基没有把这话说出来,但是石磊却已经看懂了,所以他的表情也变得更加无奈了。
  此时他也越发怀疑,那个后来成为砂隐村大将的马基,和眼前的这个蠢货是两个人。
  不单是石磊,此时在场的其他人看向马基的目光,也都好像是在看着一个弱智儿童。
  最后还是马基的直系领导罗砂看不过去了,直接上前解开了两人身上的绳索,然后朝着夜叉丸开了口。
  “好了,夜叉丸你来说吧,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是,罗砂大人!”
  听到罗砂的话,夜叉丸立刻答应了一声,然后再次开口道。
  “刚才罗砂大人您离开之后,我们遇到了木叶的忍者,幸亏蜥大人机智骗过了他们,成功拖延了时间,等到了罗砂大人你们的支援!”
  夜叉丸简短的说明了情况,并没有扯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听完了他的汇报之后,罗砂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一旁的海老藏:“海老藏顾问,情况就是这样!”
  “嗯,我知道了!”海老藏点了点头,“你们继续执行任务,剩下就交给我们吧!”
  “是!”
  罗砂答应了一声,就带着马基、夜叉丸,还有石磊再次启程出发,朝着东部战场的方向走去。
  等到他们的身影完全消失不见了,海老藏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然后朝着千代摇了摇头。
  “姐姐,你这个弟子真不得了,如果刚才出现的不是我们,而是木叶的忍者,说不定还真的被他骗了过去。”
  “是么?”听到海老藏的话,千代忍不住皱了皱眉头,“那你觉得这孩子怎么样?”
  “我觉得是个好苗子!”
  千代的话音刚落,海老藏就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他非常聪明,如果交给我来教导的话,最多只需要两年,我就能让他成为最优秀的谍报忍者!”
  “那可不行!”
  听到海老藏的话,千代立刻摇了摇头。
  “蜥有着非常优秀的医疗忍术天赋,这是我们砂隐村现在最迫切需要的,我希望他以后能成为砂隐村医疗忍者的旗帜,就好像木叶的纲手一样。”
  “纲手么?”似乎想到了什么,海老藏顿时叹了口气,然后摇了摇头,“这个怕是不容易!”
  “就算不容易也要试试!”
  说完,不等海老藏开口,千代就转过了身,朝着刚才罗砂等人离开的方向走去。
  看到这一幕,海老藏感觉跟了上去。
  “姐姐……姐姐等我一下!”
  ……
  当两人到达目的地的时候,罗砂已经带着马基和夜叉丸离开了,而石磊则在一个帐篷里医治伤员。
  他医治都是轻伤患者,这些人的情况基本都是被利器刺伤,只需要一个治愈术就搞定了,创口太大的,石磊才会使用治活再生之术。
  对于别人来说,医疗忍术是一种需要聚精会神施展的细致忍术,但是对于石磊来说,这只是一种只要有MP就能施展的技能。
  所以,他的动作那叫一个行云流水,看得周围的忍者和医护人员一脸崇拜。
  当千代和海老藏走进来的时候,伤员帐篷里的负责人就立刻上前行了一礼,然后一脸激动的朝着千代开口道。
  “千代大人,蜥大人真是太厉害了,仅仅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治好了三十二个伤员,像他这样的医疗忍者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就是天才!”
  “天才?”听到这两个字,千代的眼中微微有些失神。
  她想到了她的孙子蝎,这些年,不止一个人夸赞过蝎,说他是傀儡术的天才,而千代也这样认为,并为之骄傲。
  但是这一切,却在几天前彻底改变了。
  她没想到,蝎竟然会触碰傀儡师的禁忌——人傀儡!
  她更没想到,蝎的第一个人傀儡作品,竟然是她派去蝎身边,作为两人沟通桥梁的小虫!
  而让她最难以接受的是,有种种迹象表明,小虫的中毒身死,就是蝎下的手!
  “他怎么能这样做呢?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蝎逃离砂隐村之后,这三个问题不停的在千代的脑海中浮现,令她心神俱疲。
  也正因为如此,她才会找到海老藏,让他陪自己演出一出戏,试探一下石磊的人品。
  因为她不想再犯下同样的错误了,更不能让石磊变成下一个蝎!
  绝对不能!
  想到这里,回过神来的她就大步走了进去,然后朝着石磊开了口。
  “蜥,对于你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或者说,你最想要的是什么?”
  “我最想要的?”
  听到千代的问题,刚刚为一个伤患治疗完毕的石磊抬起了自己的手,轻轻的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
  “金钱和女人?”
  千代:“(╬ ̄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