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余生一个顾晋南 > 第141章 男神太高冷

  短暂的周末随着太阳落山,月亮升起宣告结束。
  周一早上七点不到,还躺在公主房中做着美梦的沈恬恬,就被夺命连环狂叫的手机铃声吵得不得安稳。
  她有严重的起床气,没睡到生物钟唤醒的时间,被吵醒是相当恐怖的。
  弯弯的柳叶眉皱的细长的蜈蚣,异常丑陋。眼睛都没有睁开,细长的胳膊在枕头边摸索着手机。
  摸到了之后,才眯缝着眼点了下接听键:“喂,你好,我是沈恬恬。”
  “恬恬是我,你赶紧起床,我买了早餐,估计还有十分钟就到你家了。”
  “你来我家干什么,今天上午不是没课的吗?”
  她昨晚上玩游戏玩的太晚了,就是想着今天上午没课,多睡会的。
  “我是没课啊,不过你忘记了,你昨天下午答应我的事情了。”
  沈恬恬微微愣怔了几秒钟,才隐约想起昨天下午在她打游戏的时候,霍心妍是给她打过一通电话。
  不过她并没有听清楚她具体说了些什么,怕坑队友被投入,沈恬恬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可是不带这么坑她的啊,这么早来找她,肯定没好事。
  “先这样,你赶紧起床。”
  霍心妍似乎很激动,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沈恬恬只得在心里默默的哀嚎了会儿。
  然后任命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尽管离开温暖舒适的被窝,不是她的个人意愿,可如果不起床,等霍心妍来了之后,她也会被霍心妍那祖宗折磨的睡不着。
  左右都是睡不着,她选择前者,最起码耳朵还可以消停些。
  十分钟后,霍心妍准时出现在了沈恬恬的卧室里。
  “呀,你起来了,看我给你带了和记的水晶虾饺,还有五谷豆浆。”
  “呵呵,那可真是辛苦你了,不过心妍你今天起这么早到底要干什么啊?”
  霍心妍顺手把买的早餐放到了卧室的床头柜上,然后走到了梳妆台前,从桌上拿了一根皮筋,把一头长发朝脑后一拢,随意的扎了下。
  才神秘兮兮的看着沈恬恬一笑:“你猜啊?”
  沈恬恬:“……”
  她还想多活几年,不想浪费不必要的脑细胞。
  因为不知道霍心妍到底要干什么,所以她选了一套在家穿的休闲套装。
  一件针织毛衣,外面是外套和长裤,脚下踩着一双板鞋。
  整个人看起来即青春又大方。
  早上八点半,沈恬恬跟着霍心妍离开了沈家。
  霍家给霍心妍专门配了司机,两人一出门,司机就主动走了出来为她们打开了车门。
  “两位小姐请上车。”
  沈恬恬:“谢谢。”
  上了车,沈恬恬拉着霍心妍的手晃了晃:“哎,这一大早的,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啊?”
  霍心妍的俏脸上继续保持着神秘的笑容,一笑就露出八颗洁白的牙齿:“等会你就知道了。”
  得……沈恬恬直接投降认输,在耐力上她承认自己比不上霍心妍。
  不过随着车子的行走路线,沈恬恬还是发现了一丝端倪。
  “这,这不是去学校的路吗?你一大早上把我从床上扒拉起来,就是为了让我陪你来学校?”
  “嗯呢,恭喜你答对了。”
  “可是,可是我们今天早上没有课啊,说你到底来学校做什么?”
  霍心妍的小脸不可抑制的红了下,虽然不是很明显,还是被沈恬恬给捕捉到了。
  “你,你该不会是因为胡靳燃吧?”
  话音落,霍心妍乖巧的点了点头。
  “哦,老天爷,你一道闪电直接劈死我吧还是。”
  自从得知了救命恩人是胡靳燃后,霍心妍那颗芳心就像是长在他的身上一样。
  开口闭口都是他,俨然一副花痴迷妹的模样。
  可人根本就不diss她,除了当初送她去了一趟医院之外,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了交集好吗?
  霍心妍还是那个被父母捧在手心的小公主,而胡靳燃还是同学口中那个高冷不知人间烟火的学霸男神。
  早上八点五十分,车子停在了京南大学的校门口。
  两人下了车,司机就直接离开了。
  “诶,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两人一边朝学校里走,沈恬恬继续追问。
  “我打听到了男神这周上课的课程表,正好他今天上午有课。”
  沈恬恬一脑门的黑线,so你就打算做一个尾行痴汉,哦不对,是迷妹。
  打算陪男神一起上课,可为什么偏偏要带上她?
  “你也知道的,我对于高三的课,尤其是金融方面的课程一窍不通。所以为了在上课的时候,不影响男神上课,有你陪在我身边,我才不会那么无聊……”
  感情她就是个陪衬!
  算了,看在这丫头第一次这么用心的追一个男生的份上,她沈恬恬就豁出去了。
  两人走进大三教室的时候,已经开始上课了。
  好在后门没有关,两人从后门猫着腰走了进去,找了两个相对来说靠后的,但又不影响她看胡靳燃的位置坐下。
  授课的老师,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大叔,身穿格子衬衣,正站在讲台上挥洒着口水。
  对于教室里的学生到底有没有认真听,他似乎一点都不在意。
  从霍心妍所在的位置去看胡靳燃,刚好一眼就可以看到那个坐在教室中间位置的男生。
  他身穿浅色针织毛衣,课桌挡住了霍心妍继续往下看的视线。只停留在上半身,九点钟的阳光刚刚升起,从玻璃照射进来。
  恰好映在胡靳燃的侧脸上,他正认真的在听课,是不是会拿起笔在课本上挥笔,记录着教授讲的重点。
  “哎,霍心妍你行了啊,能不能别这么花痴,口水都要留下来了。”
  沈恬恬全程注意着霍心妍的一举一动,看着她那双眼睛里凝满了爱意。
  边看,还边流哈喇子……
  “嘘,别讲话。”
  沈恬恬呼吸一滞,一顿三连击席卷了她的大脑。
  我是谁?
  我在哪?
  我上辈子是偷了谁家大米了,居然让她无聊到做这种事情。
  “心妍,我有办法让你可以距离他更近,你要不要试试?”
  “真的?什么办法?”
  霍心妍激动地看着她,沈恬恬立即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丝自信的微笑:“瞧我的。”
  说着,沈恬恬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从微信里找到了一个头像,点进去。
  发了一条消息:喂,跟我朋友换个位置?
  坐在胡靳燃身边的男生,看到消息的时候,一愣,手指飞快的回了句:“你在哪?”
  “后面。”
  男生回头,刚好看到了坐在最后的沈恬恬和霍心妍。
  随即便了然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学霸胡靳燃,心里一阵羡慕。
  这小子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被霍心妍给看上了。
  要知道霍家可是京城四大家族之一,要是能娶了霍心妍,那就相当于少奋斗了几辈子啊。
  “叮咚。”
  手机微信消息又响了,男生看了眼,然后回了一个字:好。
  很快,男生就开始收拾课本去了后排,还美名其曰的说:“我个子太高,怕影响到后面的同学。”
  胡靳燃虽有些奇怪,但并未想太多,直到一个娇小的女生坐到他的身边后。
  胡靳燃才意识到,自己被好友给出卖了。
  霍心妍如愿坐在了胡靳燃的身边,她按捺住激动的小心脏,拿起笔在本上写起了小纸条。
  然后把本子推到了胡靳燃的面前。
  本子上字迹娟秀的写着:学长你好,我是霍心妍,上次谢谢你送我去医院还特意去医院看我。
  胡靳燃目光直视这前面的讲台,对于霍心妍推过来的本子,未曾看过一眼。
  他以为只要自己不做回应,身边的女孩就会主动放弃。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霍心妍见自己不理她,仍旧乖巧的坐在座位上。
  并且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素描本,然后用拿出了一只削过的铅笔。
  这是霍心妍第一次跟他距离靠的这么近,从她的视线刚好可以看清楚胡靳燃那棱角分明的侧脸。
  他长得确实很帅,比顾晋南他们几个还要帅,不过也可能是因为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关系。
  霍心妍简直要被迷死了,双手托腮,眼睛一眨不闸的盯着胡靳燃。
  半天,才动笔在纸上窸窸窣窣的画着……
  胡靳燃注意到那道炙热的目光消失后,终于松了一口气,结果一扭头就看到女孩居然在画他,而且不得不承认。
  她的绘画技术很好,她笔下的人物好像都有了鲜活的生命。
  一道眉,一个眼神都描绘的异常神似。
  铃铃铃……
  下课铃声骤然响起,胡靳燃心里一惊,急忙回头把注意力都落在课本上。
  当教授说下课的时候,他还维持着低头看着课本的动作。
  可内心的忐忑只有他自己清楚。
  胡靳燃啊,胡靳燃你都干了些什么?
  第一次上课走神,居然是因为一个只见过几次面的女生。
  “胡学长你好,我是霍心妍。”
  耳边响起女孩清脆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夜莺般悦耳,可他却觉得心浮气躁。
  “不好意思,我还有课,先走了。”
  “哎,学长,你等等……”
  胡靳燃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教室的拐角处,霍心妍拿着他遗落在课桌上的校园卡。
  心里涌起一股子淡淡的失落。
  而某个收到沈恬恬微信消息的男生,主动收拾了课本后,殷勤的坐到了沈恬恬的身边。
  “哎,小师妹可以啊,真是为了好友,连师哥都利用上了。”
  男生叫陈明昊,是京南大学轮滑社的成员,而沈恬恬恰好在去年加入了京南大学社团人数最少的轮滑社。
  所以才有幸认识了轮滑社的大师哥,陈明昊,一个可以把轮滑当做女朋友的奇葩少年。
  “嘿嘿,这不是刚好看到师哥也在,就像跟师哥联络联络感情嘛!”
  “跟我联络感情,我看还是算了吧,不如这样,下周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去轮滑社帮我打扫下卫生?”
  陈明昊一本正经的看着沈恬恬,习惯性的忽略了她脸上的愤怒。
  “你……”
  “嗯?小师妹想说什么?”
  沈恬恬谄媚一笑,默默的在心里把陈明昊骂了一遍,然后应了下来。
  教授在上面讲的依旧认真,对于台下到底有多少学生再认真听课,他似乎一点都不在意。
  毕竟学分可是他们自己的,到了考试的时候,分数才是主力。
  陈明昊半截身子靠在课桌上,一只胳膊垫在桌上手托腮。
  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那样子哪里像是来听课的。
  “哎,师哥你不是计算机系的学生吗?怎么也会来听这么无聊的金融系课程啊。”
  沈恬恬一只耳朵带着耳机,在听德云社的相声集锦,余光冷不丁的就落在了陈明昊那张还算英俊的脸上。
  当然前提是忽略他那双细长却张不开的眼睛。
  “你以为我愿意啊,哎不说了,说多了都是眼泪,你在听什么,笑的那么开心?”
  这么枯燥的课,小师妹却还能笑得那么开心,陈明昊仔细看了之后才发现。
  沈恬恬的耳朵上居然带着耳机,忍不住好奇的问了一句。
  “相声,师哥你听吗?”
  陈明昊诧异的看了一眼沈恬恬,眼神里闪过一丝恶趣味:“你的爱好还真独特。”
  “谢谢夸奖,比起那些脑残的偶像剧,我觉得听德云社的相声也挺好的,最起码每天我都过得很开心啊,不信的话,你听听看……”
  说着,把另一支耳机线,捡了起来,拿着耳机头塞进了陈明昊的耳朵里。
  沈恬恬听得这段刚好是她最喜欢的两位相声演员孟鹤堂和周九良。
  一个捧哏一个逗哏,每次听到他们的相声,沈恬恬都觉得心情很好。
  手机里播放的是孟鹤堂和周九良搭档说的《鸡犬升天》
  这是陈明昊第一次接触相声,一开始听的时候,还觉得不怎么样。
  可是听着听着,他就跟着乐了。
  “……这人啊,倒霉到什么程度呢,这喝凉水塞牙……放屁也塞牙……”
  听到这里的时候,沈恬恬和陈明昊同时乐了,怕笑声太明显惊动了站在台上的教授。
  沈恬恬愣是张着嘴,一个劲的哈哈着,不过笑声确实小了不少。
  但陈明昊可忍不了,笑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还不等沈恬恬去捂他的嘴。
  教室里就有同学纷纷朝后看,到底还是惊动了站在讲台上一直都没有走下来的教授。
  “咳咳,最后面的那位男同学,什么事让你笑的那么开心,说出来让大家伙也跟着乐呵乐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