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狐妖之休闲系统 > 第四十一章 你是我的先锋者

  “师父,带我来这儿做什么?有什么事院子里就能说啊。”东方月初很是疑惑。没搞清楚林白带他来来涂山后山做什么。
  林白走在前,他跟在之后。
  过了好一会儿。
  “双生峰知道吗?有处桃花湖,至于何事嘛,到了再说。”林白轻笑几声后解下腰间酒葫芦喝上了一口。
  “咦~搞这么神秘,这里这么漂亮也没听过你带师娘来过,该不会外面有其她妖怪了吧?”东方月初一脸坏笑看着前方的林白。
  “砰”
  “哎呀”
  “你小子,再说一句?”林白扭过身去一拳敲在东方月初脑瓜子上。
  “不...不不,不说了,到了师父到了。”东方月初一边揉着脑袋一边指着前方。
  左右两侧是桃花林,中心是一片湖,远方还有处亭台,只供够两人烹茶聊天。林白和东方月初站在山上,往下走有几艘小舟。
  这是之前林白遇见涂山容容的时候,对方所提起的神秘地方。就连涂山居民都不一定知道的神秘之地,平时也很少人来。
  主要是不知道有此处。林白也是靠着涂山容容之前下的灵力标记才找到,否则,来这个地方,就他?
  估计悬......
  “好漂亮啊师父,你带我来这儿干嘛?我对男人没有兴趣的,你该不会要来强的吧?”东方月初说着说着捂住胸口,警惕地看着林白。
  “砰”
  林白嘴角抽搐几下,一拳敲在旁边东方月初的脑袋上。“闭嘴,这里适合谈大事,你懂个毛线,再瞎说我脑袋都给你打开花,你信不?”
  “哦......”看着林白凶神恶煞的眼神,东方月初有些怂,便没说话了。
  林白看了看四周,嗯,的确是处美景。
  随后拎起东方月初,纵身跃到其中一片小舟之上。
  “划到中央去”林白吩咐着东方月初
  “师父...你喊我来就是当船夫船童的?”东方月初有些委屈巴巴,也不敢反抗什么,划船驶向湖中心之处。
  “修炼的怎么样了?”林白一边对着东方月初说,一边打开查询系统看着东方月初的属性。
  姓名:东方月初
  年龄:9岁
  种族:人类
  血脉:东方灵族
  阶段:炼器后期[妖将后期]
  能力:纯质阳炎,虚空之泪[未开启],已授忍术。
  物品:风鹰铠甲套0/5,苦无。
  “不知道啊,但是肯定没有师父那么强......”东方月初眨着眼睛看着林白。
  “嗯,我给你弄把武器怎么样?”林白看着东方月初属性,天天那把苦无也没啥用啊。
  “嗯嗯,谢谢师父~”东方月初赶紧就要将小舟之上桌子上的茶倒给林白一杯。
  林白示意阻止东方月初,“算了,这茶哪有我的酒好喝?”
  说完就灌了一大口。
  “师娘不是说不准你喝吗?”东方月初看着林白疑惑的说道。
  “不准?不不不,是少喝,少喝,哪有说过不准我喝?”林白想了想,的确也是,涂山红红当时说的是‘少喝’又不是‘不准喝’,区别还是很大的。
  林白在系统商城里翻了翻,也没看见什么好武器。
  “你想要什么?刀叉剑戟,斧钺钩叉亦或者是棍鞭锏镰,弓弩锤钉?”林白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听懵逼的东方月初。
  “啊...啊?什么什么?”东方月初有些懵圈,咋有这么多?
  “快选,速度。”林白轻咳一声,扭头看向桃花林。
  浓浓的百花香,水面的轻灵声,微风抚过,一缕缕阳光也不冷不暖照射在万物上。
  明明快到冬季了,这里却丝毫不受外界影响,真是神奇啊。
  “师父,你要不.....给我剑吧?徒儿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也不适合用其它武器啊.....”东方月初想了几分钟,对着林白说着。
  “嗯?咳咳,那啥,徒儿啊,我有套剑法,分上下两剑。学上剑乃不忠不孝但能以一当万,学下剑可以以君子之姿,凌人之势。你选上剑还是......”林白憋着笑意认真的问道东方月初。
  “这还用选吗?下剑啊,我要学下剑,下剑,下...嗯?”东方月初先是激动的说着,然后面色一变,不对啊?
  ???
  “噗,哈哈,那我教你下剑,哈哈,来。”林白朗声大笑后,拎起东方月初,向亭台扔去。
  然后一跃,踏在水面上。飞速驶向亭台,左手丢出系统商城花费1000商城点买的‘君子剑’。
  “哎呦”
  东方月初没站稳被摔了个狗啃泥。
  随后......
  “锵”
  飞来的君子剑插在东方月初脸的远不远处。
  “铮~”
  林白拔出九行剑-湛水剑,指着东方月初缓缓说,“教你九剑,荡剑式,离剑式,破剑式,撩剑式,落剑式,截剑式,挫剑式,平剑式,浪剑式。”
  说罢林白一招一式,用着说快不快,说慢不慢的速度演示起来。
  “其剑势,有进无退,向死而生,却有之变化作为后路,式中加入灵力,御剑出气,灵力注入你的纯质阳炎,可以让剑锋刃随火,剑势意带利。”林白说完灵力注入妖艳洁白的净莲妖火,然后将这股灵力和净莲妖火火焰融入剑锋处,向前一撩。
  一股洁白色带着淡紫色的剑气打在水面上。
  “砰砰砰砰砰!”
  轻轻一撩而出的剑气,竟然连着打出十几道浪花。
  “看好了,其一式,荡剑式,钢锋正浓,一剑出力,震撼无比,可注入灵力强化剑气。”林白说完注入灵力,向天空向前刺出一道剑气。
  浓盛的红白紫三色剑气,直入云霄。
  “轰!”
  天空上的一朵云竟然被从中撕裂开来,肉眼可见的散开,慢慢分裂成几十朵小云。
  “其二式,离剑式,变化多端,轻柔无比,但却直向前攻,毫无退路。”林白呼出一口气,向前猛的击出几十道洁白色的剑气。
  “砰砰砰!”
  剑气之远,竟然飞向远方的桃花林内,十几颗桃树应声倒地。
  “其三式,破剑式,后人之招,你可学也可不学,威力也并不大。”林白将剑迅速旋转,向前先后斩出四道剑气。
  第一道被第二道斩破吸收,第二道被第三道斩破吸收,第三道被第四道斩破吸收。然后四道叠加的洁白色剑气叠成厚厚的一层剑气,飞向远方的一座小山。
  “轰轰!”
  那小山竟被斩成两半。看的东方月初手都不由自主颤抖起来。
  “其四式.....其五式....其八式.......其九式!”
  “第九式,浪剑式,人剑合一,以指化剑。”说完林白左手食指中指并用。向远方湖中划出一刀洁白剑气。
  湖水竟然被从中劈开,犹如摩西分海一般。
  不过很快水合在一起,再无动静。
  说实话如果不是灵力和净妖莲火和加持,肯定做不到这种场面。
  随着林白慢慢的演示,东方月初两只眼睛看的目不转睛,那眼神,就像三十年单身汉看见一丝不挂的极品美女的一样。
  涂山三姐妹也不知何时,站在不远处的山是看着亭中舞剑传式的林白,三人眼中都是平静,不过内心还是有些震撼,没想到林白的剑势已经达到这种境界了......
  涂山红红一直看着林白,涂山容容则是看完后低头算起今天的妖馨斋收入......
  “这臭流氓这样看还挺帅的嘛......”涂山雅雅说完似乎想起来什么,带着微红面色小心翼翼地看着旁边的涂山红红,见之没什么反应,才过扭头。
  “雅儿,你对他有意思吗?”过了一会儿,涂山红红声音平静地说道。
  听见这话的涂山雅雅先是一呆滞,随后微红爬满了脸颊。“没...没有。”
  “哦,姐姐不介意,记得回来吃饭,跟他说莲子羹加点糖。”涂山红红宠溺的摸了摸涂山雅雅的脑袋,然后深深地看了亭中的林白一眼,转身缓缓飘去。
  “你们再说什么呢?”涂山容容收好算盘,起身有些疑惑地看向面色微红的涂山雅雅。
  自己刚刚,难道,错过了什么??
  “雅雅,你怎么了?看你有些颤抖,是生病了吗?”涂山容容眯着眼睛似笑非笑地歪头看着涂山雅雅。
  “没....没,没什么,记得喊臭流氓来做饭,对了,姐姐的莲子羹要加点糖,我....我走了。”涂山雅雅扭头,转身,然后飞奔而去。
  以涂山容容的智商,怎么可能猜不透涂山雅雅呢?
  一直盯着林白哥哥......然后脸红还语无伦次,这不就是秀秀之前说的喜欢人的十大表现之一吗?
  “哎,真是麻烦呐......”涂山容容说完睁眼看向亭中的林白。
  看了几分钟,涂山容容跃到小舟上,然后站稳身子:“林白哥哥,来做饭了,姐姐的莲子羹要加糖,雅雅也要莲子羹加糖,我要布丁奶茶。”涂山容容撇头笑着说道。
  林白刚好舞完,随后手腕转了半圈剑背负于身后。
  东方月初看见后,眼睛突然一亮,“师父,这招好帅,我要学,就学这个!”
  “容容你先回去,我和臭小子一会儿就来。”林白对着邻居小妹般可爱的涂山容容回道。
  “好,我们等你。”涂山容容点了点头便离去。
  “咚”
  “哎呀!”
  “你个臭小子,额教你那么多,你就只看见我耍帅了?”林白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捂着头的东方月初。
  “不不,我学会了,前八招我都记下来了....可就是最后一招......”东方月初捂着脑袋委屈巴巴的看向林白。
  林白盯着东方月初看了好一会儿,摸了摸东方月初的脑袋,随后把一瓶外敷药丢给了东方月初。
  “哦?回去多练,明天我来试试你,你可是我计划中的利剑之一。”林白收起剑踏水面而离去。
  你可是......
  我的两把利剑之一。
  我的......先锋者。
  东方月初严肃的握着‘君子剑’和手里的那瓶药,看着远方缓缓离去的林白的背影。
  “师父如此待我......我要好好报答。”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