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飞剑问道 > 第十二篇 第十五章 和女儿的初次见面
    夜里,秦云悄然离开了胡家庄,来到十余里外的一座无名小山上。
  
      “呼呼呼。”道之领域下,直接从大山中挖出一块大石,这大石悬浮在半空,一震,无数碎石乱飞,一座颇为精致的石屋就显现在半空中,屋檐、门窗上的雕花也都颇有韵味,石屋缓缓降落,地面自然变得平整,和石屋刚好契合。
  
      前后仅仅十余个呼吸时间,一座石屋出现了。
  
      同样的手段,石桌、石椅、床铺等物一一出现。
  
      “暂且住在这吧。”秦云在屋子里面,从两界图中也拿出了些生活器具,石屋内也有了几分生活气息。
  
      走到石屋门口,遥遥眺望远处十余里外的胡家庄。
  
      这么点距离,秦云的道之领域都能随时覆盖,若是有意外出现,一柄飞剑出,十余里瞬间便到!
  
      ““女儿找到了,可是,该怎么救出去呢?”秦云微微皱眉,一翻手拿出传讯令。
  
      嗡。
  
      传讯令显现出褚负馆主之前给的详细情报。
  
      “黄袍尊者将一群记名弟子,以妖族弱肉强食的筛选法子,来筛选真传弟子。而且还不喜手下们影响弟子们的争斗。”秦云暗道,“不过,哪有绝对的公平?”
  
      “这群记名弟子中,有一小半,都是战将护法们的家族后裔。”
  
      “毕竟黄袍尊者真传弟子的身份,比一般护法地位都要高些,特别是那些妖族的战将、护法们,更加主动让家族后裔们来争。即便知晓死亡的可能性很大,依旧让他们来争。”
  
      “弟子之争,彼此厮杀,战将护法们都是严禁出手的。否则一位战将,轻易就灭掉大群记名弟子了,那不是竞争,而是屠戮。”
  
      “可是一些不起眼的手段,却是有的。”
  
      “亲自教导家族后裔……甚至暗中安排些历练,甚至历练中得宝。让这些弟子们成长的更快。对这些,黄袍尊者却是从来没理会过。”秦云皱眉,“如此一来,这些有背景的记名弟子们,成长的更快,宝物更多,在最终争夺中希望也更大。”
  
      “不过三百九十二名记名弟子,只有三个真传弟子名额,终究惨烈的很。”秦云并不喜欢这种弱肉强食的筛选。
  
      完全可以通过其他方法,比试?考验?种种手段来选出自己想要的真传弟子,这也是人族常用的法子。
  
      黄袍尊者却是让如养蛊般,让这群记名弟子们自相残杀。
  
      “即便我帮我女儿,要成为最后三个真传弟子,希望都渺茫。因为我女儿年龄太小,那些记名弟子中,年龄大的都修行数百年了。修行时间都不一样,这弟子之争,从一开始就不公平。“
  
      “可要带走女儿……”
  
      秦云烦恼了。
  
      “怎么带走呢?”
  
      “真正成为护法,了解了规矩后,才知道在天狼大陆进出是何等的难!战将、护法们是能随意进出天狼大陆。可是天狼大陆普通子民们,在没有尊者的允许下,是禁止出去的。”
  
      “这群记名弟子,如今正在进行弟子之争,战场就是在天狼大陆内,就更加禁止出去了。”
  
      秦云摇头。
  
      “我不可能带着女儿,冲出天狼大陆外围阵法!那是连天兵天将都能阻挡在外的大阵。“
  
      “女儿又没法主动出去?”
  
      “硬的不行,只能来软的?”秦云思索着。
  
      天狼大陆是和外界完全隔绝的,大挪移都没用!
  
      一边思索着……
  
      一边站在山上,遥遥看着远处胡家庄,看着自己女儿。
  
      *****
  
      接下来日子,秦云一边暗中守护着女儿,一边修行着。
  
      他毕竟刚突破到‘道之领域三百里’,突破了瓶颈后,自然可以继续提升,他潜心参悟贪狼星君的剑术,每一天他都收获极多,不断融入自身的剑道中。
  
      剑道境界的提升,对自创剑仙元神法门帮助也很大。
  
      之前就有了大概雏形。
  
      而如今,境界媲美些天仙四五重天,自创的‘凝练剑仙元神法门‘也越来越完整,甚至都可以试着去凝练元神了,只是上次失败,让秦云更加谨慎,也想要将法门创造的更完美。
  
      “嗯?”
  
      在暗中守护女儿的第六天。
  
      盘膝坐在石屋前静修的秦云,陡然睁开眼,他的道之领域察觉到女儿离开了胡家庄。
  
      “咦,她在朝我这赶来?”秦云有些错愕。
  
      龙族少女此刻飞行在云雾中,很快就降落在这座大山中的一处峡谷内,峡谷常年有雾气笼罩,难以看清峡谷内场景。
  
      在峡谷内。
  
      龙族少女一伸手,巴掌大的一柄小剑迅速变大,变成三尺长剑。
  
      “咻咻咻。”
  
      立即开始练起了剑法。
  
      剑走灵动,并且杀机潜藏。她施展剑法下,峡谷内许多山石都炸裂,不过声音却都完全隔绝没有传出来。
  
      “这雾气乃自然凝聚而成,这里的确是一不错练剑的地方。“秦云一笑,仔细看着女儿的剑术。
  
      “我女儿的剑道天赋,可真高啊。”
  
      “她今年才多大?就有如此剑术?”
  
      秦云看的又惊又喜。
  
      ……
  
      峡谷中。
  
      少女正在尽情练剑,胡家庄终究小了些,她修炼的乃是肉身成圣法门,尽情施展剑术时,也需要空间足够大,这处峡谷却是足够了。
  
      “咻咻咻。”
  
      施展剑术下,剑气四射,令周围山石碎裂。
  
      “小姑娘,剑术不怎么样,动静倒是不小。”一道声音响起,在峡谷中回荡。
  
      龙族少女心头一惊:“有人?”
  
      她朝周围看去,只见远处,雾气中一道身影走了过来。
  
      “嗯?我的道之领域竟然没发现他。“龙族少女暗惊,她仔细看着,来人是一位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布衣男子,他微笑着,他的眼神让龙族少女莫名感到一丝亲切。
  
      这种亲切感,让龙族少女反而警惕起来。
  
      “我怎么会对他感到亲切?是魅惑之术么?”龙族少女很警觉,“而且我感觉不到他的丝毫气息。”
  
      如果闭上眼,只会觉得眼前并没有生命存在。
  
      “连他的气息都察觉不到,我和他的差距很大。“龙族少女当即乖巧行礼,”晚辈见过前辈。“
  
      天狼大陆终究强者如云,无意中碰到强者也很常见,只要别碰到那群师兄师姐们就好。
  
      “小姑娘,你叫什么?”秦云微笑问道。
  
      看似他很随意潇洒,实则心中却很紧张。
  
      这就是自己女儿啊!
  
      看着她的模样,她的眼神,她脸上的伤口。
  
      这些年,她独自一人吃过很多苦吧。可惜自己之前都不在。
  
      “晚辈……“龙族少女犹豫下,道,”龙九。“
  
      “龙九?”秦云笑笑,直接道,“我刚好在这山上修行,就看到你这小姑娘在这练剑,我平生最好剑术,看你练剑,实在忍不住,实在是错漏百出。”
  
      “错漏百出?“龙族少女惊愕。
  
      她对自己剑术很自信,毕竟她学的剑道典籍,都是黄袍尊者给她的,虽然不及贪狼星君剑术,却也也颇为厉害。
  
      她自身在剑道上的天赋也极高。
  
      “不信?”秦云一伸手,远处水流飞来,直接凝结成一柄冰剑,“来,你我试试看。”
  
      龙族少女却心中一动。
  
      自己走运了?
  
      碰到前辈指点了?
  
      “前辈小心。”龙族少女乖乖行礼,当即便出剑刺来。
  
      咻,一剑轻灵极快,直接刺向秦云。
  
      “啪。”
  
      冰剑随手一拍,便将那一剑给拍到一旁:“太直接,剑势是需要蓄势的,杀敌只要最后一刹那,蓄势更显功夫。”
  
      龙族少女一愣跟着连施展过来。
  
      “嘭。”
  
      “你力量是大,但力量不是这么用的。”
  
      “噗。”
  
      “这一剑婆婆妈妈,一点不干脆利落。”
  
      秦云如今的剑道境界,整个天狼界也只有褚负馆主能和他一比,欺负一个元神境一重的小姑娘,简直是大人欺负婴儿,在他眼中处处都是破绽,随意破之。
  
      ……
  
      宝象宫中,一处殿厅中。
  
      一处处场景悬浮显现,三百多名记名弟子的场景都显现着。
  
      有一群修行者在这长期观看着。
  
      ‘弟子之争’,也是尊者极为重视之事,他们自然要好好看着!
  
      “快看,那个叫依依的龙族少女走运了。”
  
      “她走运了?”
  
      不少修行者疑惑看向那一场景。
  
      场景中,龙族少女依依的剑术,不断被秦云一一破解。
  
      “那不是新晋的护法秦云么?也是问道剑馆的剑师,听说褚负馆主邀请了一群战将护法给他接风呢。“
  
      “这护法秦云,听说凡俗之身,剑术却是高深莫测。这个龙族少女终于走运了,碰到这位护法指点她。”
  
      这些修仙者们夸赞着,都没有太在意。
  
      仅仅教导指点?这算什么?
  
      黄袍尊者,还主动让战将护法指点过记名弟子呢!
  
      弟子越强……尊者自然是越满意的。
  
      只要‘弟子之争’,战将护法以及其他一些天仙们别直接出手,以大欺小,直接屠戮。黄袍尊者一般都不会管的!若是以大欺小,惹怒黄袍尊者……呵呵,整个天狼界,还没几个敢挑衅如今的黄袍尊者。黄袍尊者脾气可比在天庭时凶残了很多。
  
      ……
  
      峡谷中。
  
      龙族少女的剑术,被破的七零八落,但她却没有丝毫丧气,反而眼睛发亮充满激动。
  
      这么多年了!
  
      终于有一位前辈,愿意认真教她了!
  
      要知道,即便是名义上的师尊‘黄袍尊者’也只是扔些典籍,随手打发了她。
  
      第一次!
  
      有前辈高人细心指点。
  
      “我一定要抓住这机会,决不能错过。”龙族少女努力学习着,她的剑术也在以肉眼可以察觉的幅度提升着。
  
      “好强的悟性?我遇到的那么多剑道天才,包括欢儿,论悟性都没有我这女儿高。”秦云为之吃惊。
  
      心中吃惊,表面上却是一挥手,手中的冰剑直接消散。
  
      龙族少女一愣,也立即收剑,乖乖在一旁,恭敬行礼:“谢前辈指点。“
  
      “还不算太笨。”秦云点头,“还算可堪造就,回去好好想想吧。”
  
      “晚辈不知道何时还能再见前辈?“龙族少女心中紧张,连问道。
  
      秦云看着女儿,有些心疼,表面上点点头道:““剑术之事,以后你可以去那山上寻我。”说着指向不远处那座山上,旁边雾气都自然分开,显现远处的山峰。
  
      说完,秦云转身离去。
  
      看着秦云离去,消失在云雾中。
  
      龙族少女满是激动之色。
  
      “太好了,我终于走运遇到一位愿意教我的前辈高人了。“龙族少女无比开心,随即暗笑,”还说我什么不算太笨,以为我听不出来么?一定是看我悟性够高!我的剑道天赋,都被师尊称赞过的。这位前辈一定是看我剑道天赋够高,所以才会来教我吧。“
  
      回到山上,石屋前,秦云遥看着那座峡谷。
  
      看着峡谷中满是喜色的女儿,秦云也露出了一丝微笑,只是心中有些发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