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飞剑问道 > 第十八篇 第四章 忘不了,放不开
秦云继续带着外孙女历练着,同时也将一些心得记录下,为七星剑道第二卷做积累。
  
  而仓城中。
  
  金仙大能‘蒙甫’心中的执念,却是一直影响着他。
  
  “蒙大哥,蒙大哥。”一名年轻女子来到这座楼阁,熟悉的直奔楼上,这楼阁的老仆见状也没阻拦。
  
  在楼上。
  
  蒙甫正盘膝坐着,翻看着书籍,旁边还有一地的书籍摆放着。
  
  “蒙大哥还在看书呢。”这年轻女子笑着道。
  
  “是芫芫啊。”蒙甫看到这女子,还是情不自禁露出温和笑容。
  
  这女子的性情、样貌、神态……
  
  和记忆中简直一模一样,只是多了些仙气。
  
  “阿芫,这个叫倪芫的小姑娘,我在仓城偶然认识,那时她才十五岁,就觉得她和你相貌酷似。没想到随着她长大,和你越长越像。她的神态,她恼怒的样子,和你都很像,连名字都好像。修行虽已数万年,但你我夫妻二十年我却至今忘不了。”
  
  “你嫁入我家,和我共甘苦。”
  
  “我被征召当兵,你独自一人撑起家里事,伺候我老娘。”
  
  “一份份家书,我如今字字都记得。”
  
  “冬天时,你手指裂开的伤口。”
  
  “被窝里,天冷,你缩在我怀里。”
  
  “你病重时,天天都要我陪着,这一切我都一直记着。”
  
  “你我夫妻,我只恨,恨自己无能,没能让你真正享福,我也一直在世俗中浮沉。老娘去世,你病死后,我才抛弃世俗一切进山,准备孤独终老,了此残生,却没想到半截身子入土了,竟能得到仙缘,修行到如今这般境界。”
  
  “我多想再找回你。”
  
  “把我欠你的都补偿给你,只是没机会了。你早已转世不知多少次,轮回中沉沦,记忆不再,你不再是你了。”
  
  “我早就决定,将你藏在心底,不再去追查这些旧事,只是这个倪芫小姑娘却出现在我面前,她和你年轻时刚嫁给我时真的一模一样……”蒙甫心中默默道,“我还是止不住每天都在想你,看到她,我对你思念就越加浓。”
  
  “我想过是不是离开仓城,看不见就好了?可我却不舍,一直停留在这。”
  
  凡俗那夫妻二十年。
  
  对妻子之情,一直是他心中难以忘却的执念。
  
  修行再强,也忘不了。
  
  “蒙大哥,我这次要和其他同门一起出去历练呢。”年轻女子有些兴奋,“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出去对付妖怪。”
  
  “对付妖怪?”蒙甫微微点头。
  
  “是一头吃人的妖怪,应该有元神境二重天。我们数位同门联手,那妖怪逃不掉的。”这年轻女子‘倪芫’兴奋期待道。
  
  “你可得小心。”蒙甫微笑道。
  
  “嗯。”
  
  倪芫点头,“我来就是和蒙大哥说声,我得赶紧回去准备了。”
  
  倪芫十五岁时结识这位蒙大哥,蒙大哥数次帮她,更有救命之恩,她自然对这蒙大哥亲近了。
  
  蒙甫笑看着倪芫下楼离去。
  
  ……
  
  仅仅三天之后。
  
  “不!”
  
  楼阁中,依旧在看着书籍中一幅幅阵图的蒙甫脸色陡然大变,他直接大挪移消失在原地。
  
  很快。
  
  在距离仓城数千里外。
  
  一位偷偷摸摸修行邪恶法门的狼妖,放出葫芦,将不远处的五名修行人的魂魄直接收入葫芦。
  
  “哈哈哈,又收了五个元神境的魂魄,再收三百个,我的炼魂葫芦想必就足以将十二护法神魔炼制成了。”这狼妖正心情愉悦的很,天界广阔的很,他偷偷摸摸暗算一些元神境小家伙。又不是杀凡俗,修行者之间的杀戮罪孽微乎其微。
  
  只是炼魂这等事,太过邪恶,人人喊打,所以得小心。
  
  毕竟修行者们就算死,也是期待着转世再来的。
  
  而炼魂之类的,却是断了转世希望,自然人人喊打。
  
  “你找死!”
  
  伴随着一声怒喝,狼妖只感觉一股恐怖波动笼罩了他,那无形气息压得他都没法动弹,他惊恐瞪大眼。
  
  只见蒙甫凭空出现在一旁,一伸手就将那狼妖手中炼魂葫芦给夺了过去。
  
  “你竟然敢炼魂?”蒙甫露出急色。
  
  “芫芫,芫芫。”蒙甫瞬间就将这炼魂葫芦给掌控了。
  
  呼呼呼
  
  炼魂葫芦内放出了十五个凶魂,这十五个凶魂还在彼此厮杀着,其中有一个就是‘倪芫’的模样,她此刻面容狰狞大口咬着旁边其他魂魄,其他魂魄碎片也进入她体内,令魂魄都混乱起来。这些凶魂个个意志混乱。
  
  “芫芫,芫芫。”蒙甫立即法力护住倪芫那混乱的魂魄,“我会救好你的。”
  
  他尝试着重整倪芫的魂魄。
  
  可倪芫的魂魄本身都残破,且和其他魂魄碎片都融合在一起,即便刚开始融合,蒙甫都明白难以逆转。
  
  这算运气好了。
  
  像这种新收进去的魂魄,敌不过炼魂葫芦内多年孕养的凶魂,一个照面被吞吃掉都很正常。而如今倪芫的魂魄竟然吞吃其他魂魄,还有部分存在,很不错了。
  
  “哗哗哗~”
  
  魂魄的碎片,存在着一些生生世世的记忆。
  
  离现如今越久远,就越加模糊。
  
  所以转世次数越多,记忆消磨就越加严重。
  
  “这是”
  
  蒙甫愣住了。
  
  倪芫残缺的其中一个魂魄碎片里。
  
  有一个在河边洗衣的妇人,抬头就看到了村头征战十年归来的丈夫,妇人激动的眼泪都流下。
  
  “阿芫。”
  
  一世世沉沦,记忆几乎都消磨光了,能残存下的几个画面都是记忆中最深刻的。显然苦苦在家等到征战十年归来的丈夫,那一幕如今都烙印在记忆当中。
  
  “她是阿芫转世?”蒙甫完全呆了。
  
  “这,这……我怎么不早点查探清楚!我跟个蠢货一样认定了阿芫转世太多次,无法再觉醒当初的记忆。便不再打扰她。便是看到芫芫如此的像阿芫……我也怀疑过是阿芫转世,可我还是愚蠢的决定让芫芫过自己的生活。”
  
  “我甚至没有再去查,她是不是阿芫转世。”
  
  “我觉得该放手。”
  
  “可我一直留在仓城,不就是一直放不了手吗?我在自欺欺人!”
  
  “怎么办?怎么办啊,阿芫,我怎么才能救你?”
  
  蒙甫焦急万分。
  
  而倪芫的魂魄内部,她吞吃进来的魂魄在不可逆的融合着,她越加凶戾。
  
  “救不了了,救不了了,我成了金仙,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切。”
  
  “而且永远救不了了。”
  
  “当年我看着阿芫在我面前去世而无能为力,今天我还是这么无能,真是无能啊。”蒙甫数万年的执念这一刻浓烈到极致,后悔自责的情绪弥漫在心中。
  
  蒙甫转头看向旁边的狼妖:“你怎么敢,怎么敢修行如此邪法?”
  
  “我是想炼成十二护法神魔。”狼妖紧张万分,“前辈饶命饶命。”
  
  “十二护法神魔?将阿芫炼制成护法神魔?你该死!”蒙甫眼中都有着凶芒,一股恐怖威能便扫过那狼妖,狼妖在惊恐绝望中瞬间就化作齑粉。
  
  狼妖在化作齑粉的刹那。
  
  一股无形力量瞬间钻进了蒙甫体内。
  
  蒙甫此刻浓烈到极致的情绪波动,仿佛是这股力量最适合的沃土,轻易就融合进去。
  
  “哈哈哈,成功了,这是他情感最浓烈之时,道心更是出现破绽,我这一情欲分身轻易就融入进来了。要不了几年,我就能真正控制他。”万魔之王‘波旬’在蒙甫的脑海中欢喜不已,而蒙甫却根本察觉不到问题,还在痛苦后悔中。
  
  堂堂大道圆满存在,算计一个普通金仙,自然轻轻松松。若不是为了潜入人族三皇的‘火云宫’,都无需这么麻烦。
  
  ******
  
  秦玉罗不知道她在意的那位‘蒙大哥’所遭遇的一切,她依旧乖乖按照秦云的安排历练着。
  
  转眼。
  
  秦云教导外孙女也过去五百三十年了,这一天,他俩步行走在官道上,而天色也快黑了。
  
  “玉罗。”秦云看向旁边,一挥手便是一座宅院从袖中飞出落在道路旁的荒野中,“今天我们就先住下来吧。”
  
  “是,外公。”秦玉罗露出喜色。
  
  当夜。
  
  秦云坐在屋内,面前放着那书册,思索着想要写些什么。这么久了,《七星剑道》第二卷,秦云依旧还没有真正写成,离他的目标还差不少。
  
  此刻屋外蛙声一片,夜间的凉气也进入屋内。
  
  秦云听着蛙声,抬头看去,看到了漫天的繁星,这幕场景让他想到了小时候在村子里的生活。
  
  放下手中笔,秦云走出了屋子。
  
  站在院子中抬头看着满天繁星,不管是在大昌世界,还是在天界,漫天繁星都差不多,比如那最显眼的成勺子模样的北斗七星。
  
  “七星……”秦云看着北斗七星,这一刻有孩童时在村子里抬头看北斗七星的心境。
  
  不再是修炼的心态。
  
  而是那纯朴自然的心境。
  
  却让秦云莫名的心中有了触动。
  
  “轰。”
  
  教导外孙女的五百多年,每日用心参悟修行积累早就无比浑厚,此刻却是因为秦云那一丝触动,自然就形成了完整的一体。
  
  一条大道,在秦云心中浮现。
  
  秦云此刻惊喜浮现心头,心中更是掠过一个念头:“我教玉罗修炼的,自己倒是把这七星大道给悟出来了!”
  
  是的,苦苦参悟‘人之大道’一直困在瓶颈,倒是同样为顶尖大道的‘七星大道’却是在今夜,就这么自然而然悟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