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飞剑问道 > 第十七篇 第二十五章 巫支祁
    “在上古妖族天庭之前,那时混沌初开,妖族都还很弱小。”二郎真君杨戬悄然屏息看着这幕,“那时候混沌神魔们纵横三界,其中最强的就是祝融和共工了,共工都是撞断了不周山,祝融更是击败了共工……据传他们俩都是一只脚迈入了天道境。”
  
      “三刃山竟然封禁着这么一群混沌神魔?”二郎真君杨戬心中浮现诸多念头,随即又悄然看着那大名鼎鼎的祝融神王,“让我产生感应的源头,就在祝融神王身上,不管是什么宝贝,都不是我能窥伺的。”
  
      “该走了,否则就走不掉了。”
  
      杨戬毫不犹豫,当即小心翼翼撤退。
  
      ……
  
      而三刃山核心的那座古老殿厅内。
  
      祝融神王以及麾下的众混沌神魔是一方,另一方自然是血海老祖。
  
      “血海,我说过,你放我出来,我欠你一份大因果。”祝融微笑平静看着血海老祖,“你需要我帮你做什么?”
  
      血海老祖微笑道:“祝融兄,你不是欠我,是欠魔祖的。此次我救你出来,也是魔祖吩咐的。”
  
      “欠魔祖?魔祖是谁?”
  
      祝融听到这名字眉头微微一皱,略有些疑惑,他略一推演,惊讶道,“魔祖,原来就是黑莲……他竟然达到天道境了?如今三界有几位达到天道境?”
  
      “这些都不是秘密,祝融兄相信略一推演便可知晓。”血海老祖说道。
  
      “当初我纵横三界时,混沌初开不久。”祝融略一推演便知晓,不由摇头慨叹,“有我们这些争霸三界,欲要统领三界的。也有老君、元始他们一个个隐居修行探索各个流派的。一个个都想要走出自己的路。”
  
      “那一战,共工惹了大祸,撞断天柱。三界将迎来一场灭顶之灾。女娲那时却顿悟达到天道境,补天挽救了三界。”祝融说道,“虽然女娲镇压了我等,可我一点不怨。只是那时候,只有女娲达到天道境。”
  
      “一转眼却有六位天道境了。”
  
      祝融叹息道,“反而我依旧被挡在门外。”
  
      血海老祖笑道:“我不一样被挡在门外?祝融兄可比我等都强多了。”
  
      “黑莲需要我做什么?”祝融轻声笑道,“我能出来,虽然你们魔道有些功劳,但是最根本的是女娲她愿意放我出来,她当初说过,封禁我等也是惩戒我等,将来期限到了,她会将三块镇封令放到三界俗世中,若是三块镇封令汇聚,便可开启大阵,能汇聚便代表天道也允我等出世了。所以究其原因,没有女娲点头,镇封令都不会放出去,你们也都进不了这大阵。”
  
      “是是。”血海老祖微笑道,“自然是女娲点头,我只是出了一点小力气而已。魔祖他也只是想要见见你。”
  
      “我需要熟悉下三界。”祝融说道,“千年之后,我再和他谈。”
  
      血海老祖略犹豫下,还是点头:“好。”
  
      大因果。
  
      说在乎?如果一心想要实力提升,当然得了结因果,不能让因果影响修行。
  
      可若是实力无法突破,大因果缠身,祝融这等存在也能不理会!欠你因果又怎地?翻脸又怎地?
  
      至于修行?
  
      血海老祖很清楚,祝融、共工等五位出身大的很,仅次于开天辟地的盘古,所以实力都极强横。可出身令他们拥有无比强横实力,也束缚了他们。那五位……共工死了,另外四位可都还活着,或是隐居,或是一方帝君,可却没有一个能成天道境的。
  
      ******
  
      “祝融竟然没追杀我等?”
  
      “不愧是当初有望统领三界的祝融神王。”
  
      以相柳为首的一群混沌神魔们在一条岩壁通道中回头看了看,都松了口气,他们当初大多都是共工手下,和祝融可是敌对关系。
  
      前方就是岔路口,众混沌神魔们开始分开了。
  
      “相柳兄,我们就此分别吧。”
  
      “我们便在这分开。”
  
      “巫支祁兄,告辞了。”
  
      他们很快分别,分成九支队伍,各自选了岔道往外走去。
  
      虽说曾经大多都是共工手下,可共工都死了,谁也不服谁,即便是号称共工麾下第一战将‘相柳’也无法服众,下面自然就分成诸多派系了。
  
      ……
  
      “总算出来了,女娲娘娘说话还真算数,没有永远镇压封禁我等。”三位混沌神魔并肩而行,边走边开心聊着。
  
      一位尖嘴猴腮,全身都有着灰毛的神魔笑道:“憋了这么多年,出去可一定得好好爽爽。”
  
      “寻宝鼠,你得找到好酒,我都很久没喝酒了。”一头披着甲铠的毛茸茸的猿猴龇牙咧嘴。
  
      “巫支祁大哥尽管放心,寻宝鼠的能耐你不知道?三界最好的美酒他都能找得到。”旁边另一位独角神魔笑道,“寻宝鼠,你擅长推演天机,出去好赶紧好好找找,找点漂亮女子,我都太久没尝过那滋味了。”
  
      “放心放心,都交给我。”那灰毛神魔笑呵呵着。
  
      他们三位在岔道中不断行进。
  
      “怎么总是在里面绕?”毛茸茸的猿猴巫支祁皱眉,他有着白毛脑袋,青色毛发身子,一双凶戾的金瞳扫向那灰毛神魔,“寻宝鼠,赶紧找到出去的法子。”
  
      “巫支祁大哥,别急别急,这是女娲娘娘布置封禁大阵自然形成的脉络,所以才会如此复杂,我虽擅推演天机但也破不了女娲娘娘的大阵。”灰毛神魔笑道,“不过我们也不用担心,最多多花费些时间,总会走出去的。”
  
      “嗯?”灰毛神魔忽然瞳孔一缩看向前方,“前面似乎有一修行者,我若是感应的没错,应该是散仙。”
  
      “散仙?”
  
      巫支祁惊讶道,“在我们被镇压封禁之前,混沌神魔们研究诸多修行流派,在道家中就有一支脉,是尝试散仙的……可似乎,散仙每千年就有一劫,一劫比一劫强。那时候三界就快放弃这一流派了吧。”
  
      “寻宝鼠,你会不会看错了?”独角神魔问道。
  
      “我的眼睛,会看错?”灰毛神魔自信道,“虽然能隐匿气息,但绝对是散仙。而且我还发现了更多!”
  
      巫支祁以及独角神魔都看向他。
  
      灰毛神魔嘿嘿怪笑道:“我发现他身上有大宝贝,那股‘宝’气……我的鼻子都能闻得到。他身上的宝贝,怕是比巫支祁大哥你的都多!”
  
      “比我的都多?”巫支祁那双金瞳亮了,“实力怎样?”
  
      “我能看出他是散仙,还能看出他的法力是顶尖金仙层次。”灰毛神魔自信道。
  
      “顶尖金仙?”巫支祁嗤笑,“实力倒是不错,可是散仙这种不修炼肉身的,身体脆弱的很,轻轻一捏就能捏死。”
  
      巫支祁,那可是当初共工麾下排在前列的大将。
  
      “我们悄悄过去弄死他。”巫支祁怪笑着,传音道,“他一个散仙反正也熬不过天劫,我们就先一步送他去轮回。这次得到的宝物,我拿一半,剩下的你们俩对半分。”
  
      “嗯。”独角神魔也有些兴奋。
  
      灰毛神魔也怪笑着,不过他显然退缩在最后面,他是实力最弱的,不过寻宝、推演、遮掩天机等诸多手段很擅长,所以巫支祁一直很庇护他。
  
      他们三位悄无声息在前进。
  
      很快他们就看到了。
  
      在远处的石壁通道内,正有一位青年盘膝而坐,甚至他头顶上方有清气浩荡,盘膝座下则是有浊气沉浮。
  
      “道家散仙。”独角神魔传音嗤笑,“道家是隐居修行的流派,散仙更是末流!巫支祁大哥,我先出手,出其不意下我有把握一招就灭了他的元神。”
  
      ……
  
      秦云的确在修行。
  
      他超然物外,种种感悟在心头浮现。
  
      忽然在体内孕养的本命飞剑‘烟雨飞剑’微微震颤开始示警,同样收在袖子中的青萍剑也在震颤示警。
  
      “飞剑示警?是感觉到敌意了?”秦云也警惕起来。